Categories
M s n搬家

美国行之八:东奔西走洛杉矶

洛杉矶太大,我们住在离市中心以东约40分钟车程,属于大洛杉矶80多个市镇之一的Whittier市。团体例牌节目是环球影城。我在downtown下车,搞摄影的同事也跟我走。我们先去西班牙建筑师Lafael Moneo设计新落成的洛杉矶天使教堂。一圈转下来,感觉一般,论细部没有他的罗马博物馆细,论教堂的空间气氛,也没有安藤忠雄、菲利普约翰逊等人设计的纯净强烈。项目大了,东西设计多了,冲击力就不够。

另外一个洛杉矶新建筑倒是冲击力强,至少其钛金属曲面板所反射的加州阳光,亮铮铮明晃晃,直刺每个行人。那是洛杉矶本地建筑师弗兰克盖里设计的迪斯尼音乐厅,像一堆太空飞行物碎片砸在洛杉矶的十字街头。同事问我这算什么风格,我只能说是盖里自己的风格,一种彻底摆脱传统建筑学局限、借助航天设计软件和太空船金属材料来随意赋形的风格。他在明尼阿波利斯大学的一栋建筑是这样设计,在西班牙毕尔堡的古根海姆博物馆也是这样设计,甚至通过他的天外来客似的建筑将这座不知名的西班牙北部工业小城成功地变成一个旅游城市。我不想跨过街走进迪斯尼音乐厅,也许下午返回时有空再进去,那时如果有夕阳,这堆金属曲面的反光会更加灿烂迷人。

往前是Colboun艺术学校,进去逛逛,顺便上上厕所喝喝水。再隔壁就是MOCA,洛杉矶当代艺术馆,我在学校时比较着迷的矶崎新作品。买了8美元的门票,在下沉庭院吃了生菜沙拉和三明治,吸取每次匆匆忙忙的教训,我准备从从容容看MOCA。两个特别展都是不认识的新艺术家。其中一个是亨德尔,将一些黑白照片、报纸、指纹、乱涂的铅笔线放大到巨幅,然后用铅笔画出来。这印证了我的主张:凡是手工,都是艺术。固定展叫做“塞尚之后的艺术”,实际就是部分馆藏作品展。很快将一层的展览看完,以为楼上还有,转一圈才发现原来就这么多,这比我的预期少多了。难道MOCA与纽约的MOMA差这么远?回来看说明,才知道MOCA的展馆分三处,还有盖里改建汽车库做成的格芬美术馆和太平洋艺术中心。

接着再逛,对着写字楼拍照,一会儿就有保安从楼里出来,说不许拍。试了几栋,屡试不爽。原来911之后美国成了惊弓之鸟,所有重要写字楼都不许拍照,保安从监视器里看到外面有端相机的,都要跑出来干预。咳!这累不累呀?这里不行,我跑对面街照,看你怎么管?

下午的收获,是发现洛杉矶中心也有立交桥高架桥,但能较好解决人行和景观问题。建筑干脆拉近与立交高架之间的关系,道路开口、标高都衔接好,使人在某些角度看不出高架桥的存在,保持街道的感觉。而行人的通道,即使是立交匝道都有考虑,步行系统并没有被打断、忽略或者被歧视性地绕远路。我几年来一直主将将人人讨厌的变电站放在立交匝道里以充分利用土地,这不,人家的匝道里正好也有这么一栋象变电站的房子,也许可以成为我的例证。 看完影城的团队5点钟接走我们,顺便车游一些老的商业街道、小东京、流浪汉聚集地。晚上在旅馆附近泡了一次墨西哥酒吧,体验了一下当地人的生活。第二天从洛杉矶城东头的旅馆跑到城西北的好莱坞看星光大道,回城北边缘顺道看看中国城,然后跑回城东北的Rosemeat吃午饭,再到城西南的机场上飞机。这就是旅行社通常也是操蛋的安排,借口为了一顿中餐,将时间浪费在南辕北辙的奔波上。要不本来可以到最西边的Santamonica看看南加州的滨海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