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旅行

美国行之三:华府春光

(自华盛顿之后,所住旅馆不在有有线上网,提供的无线上网我又没有相应的无线卡,所以一直挨到家才能上传一路所记。)

这趟随团,加导游正好一打,一色大老爷们。这么互不相识,不远万里,济济一车,座无虚席地挤一起,很有一种荒诞剧的感觉。尤其从车外看,一部小van,车门一开,居然能倒出12个大男人来,颇具戏剧效果。后排第四个人常常只有半个屁股的位置,加上昨晚从机场到到郊区旅馆花了一个多小时,搞得大家都很郁闷,对未来去纽约和水牛城的长途失去信心,纷纷要求导游换车或加车。早上导游开来另外一辆van,还是一样多的座位,大家坐上去,感觉宽敞一点,也就让导游取消掉准备凑钱多租的车。 华盛顿1998年来过,我的独立计划是直奔国家美术馆与贝聿明设计的东馆,然后再去几个街区外的建筑博物馆。有两位愿意一起走,顺路陪他们看看林肯纪念堂和林璎设计的越战纪念碑。林肯纪念堂与国会山之间,是美国的国家中轴线。尽管这是世界最富强的国家,但他们的天安门广场也没有过多的铺排。路和中间的一些活动场地是砂石压实的,没有大理石花岗岩铺地;草长得粗杂,看不出进口品种的精良和精心修剪的痕迹;树是够年头也够块头的,应该没受过被拘束、迁移、频繁轮岗的折腾;水是平静的一池或随意的一湖,缺乏壮观的喷泉和复杂的驳岸;水鸟在华盛顿纪念碑的倒影中发呆,而水草和芦苇的角落里,绿头公鸭与它的花斑女友正恬静地享受着回暖春水和煦日光,一点也不担心被人请去跟虫草搁一块。 同行的摄影师对着鸭子芦苇支起了三角架。我索性也不急,偷得浮生半日闲,且享这华府春光。有多久没看过垂柳婆娑嫩绿枝条随风舞了?有多久没吹过拂面不寒杨柳风了?有多久没晒过早春三月若隐若无的日光了?华盛顿的樱花享有盛名,可惜旅行社不会将行程跟着花期排,让我们早到了那么一周左右。

走走停停,距离比想象的长。经过国家自然博物馆门口,一帮幼儿园孩子们排队等着进去,老师家长兴高采烈的给孩子们鼓劲,搞得进馆像个仪式,过节一样热闹。这国会前面轴线两侧文武列队排开的,都是博物馆,美术、自然、历史、美国历史、航空、非洲艺术……看到各式颜色的孩儿脸,开开心心将国家博物馆当免费课堂,让人嫉妒的很!国人爱送孩子到各种课外班,美其曰不输在起跑线上(潜台词是要抢跑偷跑)。其实我们输得最大的不是教育早晚,而是在眼界上。这点决定了我们孩子的未来,在很长一段时间,还要给美国打下手,总体上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进到美术馆,时间已经不多。抱着能看多少算多少的心态,挑着东翼的法国19世纪绘画看。雷诺阿、高更、梵高,都是些如雷贯耳的名字,都是一些在画册上看过的名作。匆匆一瞥而过,真是唐突大师。特别展区是“普罗旺斯的塞尚”,也顺便瞟一眼吧。没想到人多,画更多,几乎是从世界各个角落把塞尚的作品给收集齐了。同一题材或角度的画甚至能并排挂好几幅,还有各种草稿。这太过瘾了,想想这是塞尚呀,公认的西方现代绘画之父!看一幅两幅无所谓,能看个大概齐则是多大的眼福?算了算了,宁愿迟到挨骂,岂能错过! 东翼的对面就是现代风格的以现代艺术品为主的东馆,也瞅一眼吧,尤其两位同行者没来过。门口挂着巨幅的蒙娜丽莎,只是嘴唇上多了两撇胡子,于是就成了杜桑的作品。原来里头是达达主义作品展。今儿个怎么都赶上重量级的展览?比起塞尚深沉隐晦的启示,我认为达达来得更加猛烈直接,甚至可以说是艺术乃至社会生活上的一场彻底深刻的革命。没有达达,就没有当代艺术甚至是社会生活的广阔天地。展览展示了欧洲6个城市的达达运动作品,除了绘画,达达的雕塑、平面设计、装置从内容到形式上都是开创性。当然最有代表性的还是杜桑,冷不防一抬头,有间展厅门框上挂着一个白色小便瓷器,自然是他的杰作,尽管没看到他的签名。还是走马观花,跑出大厅还遭遇了一场电闪雷鸣般的实验音乐,由电脑编制控制十来台钢琴和各式古怪的发声装置,发出惊心动魄的声响,吸引了展馆几乎所有的观众来围观。 尽管被团队责怪耽误时间,主动对不起之后,心里还是兴奋不已。中饭后就长途奔袭纽约,看一路的树林,枝条叉椏,日影横斜,都很愉快。途经以城市设计复兴海港的巴尔的摩,真希望能拐进程浏览一眼,可惜旅游线路安排的,是要赶途中看费城的独立宫自由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