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旅行

美国行之二:上帝的水墨画

尽管凌晨3点多起来去赶飞机,但时差在,就当午睡起来,还没有太大痛苦。飞机还没起飞,我就补起回笼觉来。

不知什么时候醒来,往窗外一看,白雪茫茫,沟壑道道,墨迹斑斑,如树如石,如山如水,虽是天作,宛若人工,这是上帝的水墨画吧?! 后来飞机进入云层上面,水墨画就被i收起来,轮到棉花作坊开张,我又百无聊赖地回到了梦乡。

中途在明尼阿波利斯转机,积雪误点,到华盛顿里根机场已是傍晚。起个大早,赶个晚集,换的两趟飞机座位还是最后一排。不管有人觉得是否有歧视,计较起来,我觉得还是值。后排总比坐在飞机翅膀边强,因为你料不到,会碰到上帝的水墨画作品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