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双年展

双年展资源浪费

10日的双年展论坛为了闭幕而举行,张永和、杜鹃特意从MIT赶来参加。尽管事先作了新闻发布会,让人在两个规划院集中的规划大厦贴了告示,网络发了帖子,深圳城改办系统发了通知,城中村论坛也挂了深圳大学承办的名,但来的人还是没有我想象的多,三百张椅子坐了六成左右。深大的老师甚至不知道需要带演示文件来交流。

这是自2004年10月28日深圳市政府发出改造城中村动员令以来,我所知道的一次大型城中村专题学术研讨。由于杜鹃在香港的滞留,张永和只好直接当主持,这妨碍了他的观点的充分表达。但从他游刃有余的主持和引导中,还是能感受到他看城中村问题的超脱、敏锐和全面。杜鹃赶上了城中村问题的下午讨论,一人介绍了北大、MIT、普林斯顿三个学校学生的大新村改造作业。说真的,挂在展场的图板我也没细看,但听了杜鹃的介绍,我还是为国外学生思维的开放和活跃而感到震动。编织、缝补、将周边城市功能象创口贴一样与城中村粘连、将城中村肌理象软糖一样向四周延伸腊肠、在屋顶种植、用知识改变村民生活……一个大新村,可以有如此多的对策,这是我的经验和中国的规划教育所不能想像的。

尽管台下观众也比较踊跃提问,但总的气氛确实如南方都市报唐洁所说,不温不火。

缺乏热烈的氛围、没有可以对谈的高手。我总是心怀愧疚地环顾会场,觉得没有组织到更多的人来分享这些聪明的想法,是对张永和、杜鹃他们千里迢迢来此论剑的怠慢,也是对双年展资源的浪费。

张永和说82件作品82台戏。这么多戏一起演了三个月,不完全统计有三万多人看了。但能真正享受的,得了启示的,有多少,不知道。对这个城市的一千多万人的来说,错过这三个月的探讨自身生活境况的展览,是不是双年展更大的资源浪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