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M s n搬家

五关六将去美国

将手机闹铃和床头闹铃都调到六点二十,以确保能在早上七点出发,到广州美国总领事馆签证面试。

新城市都一样,靠地标建筑而不是街道门牌来定位。中信广场附近,天河站300米天誉花园二期,这怎么找?看到门前有人排队就是美国领事馆,导游电话指导我们的司机。还好,路在嘴上。看到三期工地,二期就在附近吧。确实没错,真的看到楼门前的长队了,这年头除了买房,就是去美国要排队了吧?

这是第一关。排完室外的队,从保安那里拿个号牌,才可以上楼。进入星条旗标注的地界,登记,交号牌,以为可以登堂入室了。没想到里边还是个长走廊,走廊里是第二条长龙,站半天才搞明白这第二关是为了过安检。看来我想11点赶回罗湖口岸去香港开会的计划肯定是泡汤了。在煎熬中好不容易迎来的解脱,是解裤带脱皮鞋。这种屈辱感,让我的情绪变得很坏,如果不是为了避免同行者为难,我真想扭头走掉算了。我为什么要去美国?我不知道,上司说你去吧,我就来了,可我压根儿对美国的景点不感兴趣。我想这是对我处事毫无主动性和计划性的惩戒。也权当是对我暴躁脾气的磨练吧,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

过了安检才进得签证大厅,里头也有两关:递表格要排队,四个签证窗口也要排队。签证窗口是按递表顺序叫名字,按理不用排,但四个窗口平均十几分钟才叫一个名字,谁都怕漏了自己,还是老实排着吧。一老汉表被退回,要填写姓名代码,急得六神无主。好不容易听人讲明白了,抄起字码表簿,从头到尾,满页的大字堆里翻找。我看他忙乱的样子,赶忙告诉他拼音的顺序。

大厅和厕所方向之间有临时隔离带,穿越的人都费劲的解开带子、通过、回身再扣回带子。尽管人流几乎没有断过,但隔离带子也都被非常小心自觉的复原和维护着。我一想,原来如此,这是美国的地盘了,怪不得同胞们都变得罕有的自觉,喉咙痒痰气重的都憋着往回咽了吧?可这隔离带子干吗呢?本来就有交通需要,何苦要每个人都解一下再扣一下?看着每个人都要小心伺候这根带子,我忍不住提醒道:“你甭扣了,留着后面人走吧!”从此隔离带有了豁口,我的情绪也舒坦一些:毕竟在美国领馆唆使人干了件坏事,这比光回忆和谈论几年前美国使馆被砸的事儿又进了一步。

挨到最后的签证倒是顺利,但出来一看,还不是最后,走廊外还有一条长龙等着:填表交钱请快递公司寄签证。就这第五关,也得花四十来分钟。出得美国地盘,已是下午一点多,楼外长龙依久。我到香港开会的计划也就这样被耽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