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M s n搬家

狗年假日之二:独自过年

大年初一一过,其他人都走了,留我独自过年。

多少年,上老下小,老婆亲戚,总是热热闹闹;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总是不管家务。忽一日清静下来,一个人面对着狗年的假日,既陌生又新鲜。

初二那天送完人从机场回来,到何香凝转转,侨城景区人车都满,赶紧回家。晚上剩饭菜一大盆往微波炉里一热,辣椒菜汁、烤鸡翅连同儿子吃剩的土豆条,散发出诱人的混合香味,一个人的第一餐,搞掂!

之后的每顿都要想办法喂饱自己。我的原则是,利用已有储存资源,尽量少消耗能源,尽量少生产垃圾。所以能一锅煮蒸的,不要分成两道;能从锅里直接盛碗里的,就不用装盘子里;一次洗的米一般要做三顿用,淘米水还留着浇花洗碗。按这样的原则,菜饭一锅煲是比较好的选择,第一顿是干饭的形态,第二顿加水可以煮成稀饭,里面杂着花生、榨菜、生菜、火腿肠。到第三顿再加水就变成粥了,锅底还糊一大片,要别人可能觉得比较接近猪食,好在我不挑食,再说也不能自己挑自己。下次再煮芋头饭时,我盘算好第二顿不再当稀饭煮,应该当炒饭来炒。加上花生、玉米、青豆、重庆辣肠,打上两个鸡蛋,一锅乱炒。刚好表弟来,他不嫌弃,一起分享。一人两碗,再劝他多添,说够了。我的两碗到最后也是勉强填下去。心想,与预期的扬州炒饭还是有差距,想起来人家炒出的饭粒粒干爽饱满,裹着金黄的一层蛋衣,蛋的香气米的弹性,都能一一区分。我的炒饭太潮太糊,倒像人家干炒饭下到胃里后的状态。

吃始终不是我在意的,说实在美味佳肴于我毫无感觉,倒是逼到自己给自己弄吃的,饿着肚子削芋头皮的时候,我体会到一种劳动的愉快。我觉得能够有时间,自己动手给自己弄吃的,于我是一种奢侈享受。但这点有人不同意,那是我那被别人调教过的胃,装进炒饭之后就时不时冒冒酸水,给我提意见。

一个人呆着的时候,无所事事和胡思乱想才是最宝贵的。我先将一些低级趣味的糙碟看够,让自己从烦躁、麻木到平静。然后上上网,看看书报。饭后可以出去散散步,这种感觉让我很感动,好像回到十几二十年前。初四晚上散步,走到物质书吧,要杯水,坐下来翻书,不觉到三更。拎着几本书,孤独走在清冷的街上,心想,我是不是更喜欢也更适合过这种清冷孤独呢?

至少在清冷孤独中,我可以放开思想的栅栏,信马由缰,神游八方,纵横古今,想自己的前世来生,想自己的生活和艺术计划,有意淫,有野心,有幡然所悟,有怡然自得,有哑然失笑,有自我安慰。这比黄金节拉帮结伙出去坐车骑马强多了。李敖说他可以读书看图了解风景,所以不喜欢出游。我现在也是这种状态,当然不能跟他比的是,学生读书时我真正走万里路,几乎把祖国边疆大好河山看过了,所以现在耐得住寂寞。

明天就要收心上班了,开车、办公、应酬、顾家,回到生活的常态。其实我真的不知道那个才是真正我要的生活,至少我觉这狗日——我的一个人的狗年假日——还是满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