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双年展

听双年展论坛五“深圳城市化问题”想到的(草稿)

今天举行双年展两场论坛,上午是”高科技时代、城市和麻省理工(MIT)的研究“,从开幕后的论坛算下来是第四场,下午第五场是”深圳城市化问题“。一开始便从深圳25年的城市化出发,讲到未来25年的发展,以及城市交通、地块划分、步行系统,最后集中在城中村问题中。这些问题看来有点散,我试图给这些发散的话题找到最基本的共同点。

深圳25年的城市化,人口增长400倍达1200万人,GDP增长2000倍达4000亿人民币,实属奇迹。既是奇迹,自然也出乎历次各种版本城市规划的意料之外。尽管深圳城市规划面对这样如此的高速发展还是发挥了不可忽视的作用,并因此得到1999年世界建协大会的荣誉提名,但客观面对我们城市发展的现实与规划指标的差距——如人口增长和土地开发大大超出预期(1996年总体规划预期2000年人口规模400万,建设用地420平方公里,2010年人口规模430万人,建设用地480万平方公里,而实际上目前人口已达1200万,建设用地已达660平方公里)、违章建筑比例高达4成、将近一半人口居住在城中村——我们不得不承认这样一个事实:深圳有将近一半并不是通过规划建成的。

所以我们需要思考的是:规划和没有规划所建成的城市,如何进行评估和比较?城市规划如何更有实效并能在城市化的扩张中发挥作用?

评估城市好坏,犹如给城市体检。给人体检,中医有望闻问切,西医有透视化验,前者宏观系统,后者细微精确。给城市体检不妨参考一下,来个中西医结合。

宏观地从卫星的高度望下来,深圳的城市影像红肥绿瘦,开发与未开发土地的比例正好与隔壁的香港成鲜明的反比,一副虚火旺盛、水土流失,涵养不足的气色,甚是令人担忧。好在现在通过颁发生态控制线,以反规划的角度,先保绿色生命线,确定全市约2000平方公里中的一半土地不可开发,扶阴培阳,算是为未来留下立足之本。

中观地看,深圳城市化呈现出以片区为独立单元发展的特征。从招商、南油、华侨城、保税区的集团式开发,到各类工业区、保税区、高新园区、物流区,再到园岭、白沙岭、益田村、莲花北、梅林等大型住区以及城中村,这些片区单元从数十公顷到上千公顷,大小不等,由城市干道、快速路乃至高速公里分割,通过独立的规划建设,呈现各自不同的形态特征:有小地块有大街坊有超大社区,有格网通衢有九曲迷宫道有密集街巷,有塔楼如林板楼似墙多层如营房。这些片区之间唯一的共同点是相互之间毫无关系,除了分割的干道,甚至没有直接沟通的次一级道路。整个一个肿块不消,经络不通,血脉不畅。

中观层面就已经参差混乱得不成系统,微观就更无法系统的往下细划了。比如街道、公共空间、社区中心、步行路、停车设施,都处于一种随机出现差异发展自生自灭的状态,相互之间无法进行比较和归纳总结,这就象望闻问切四种手段全用上,结果相互矛盾,无法诊断。

中医无法微观和精确的解释,就有必要用西医手段。借用西医的实证办法和分类体系,我们可以建立一套城市的微观空间分类体系,来对照分析深圳的城市化问题。

要了解千变万化的世界并找出其共同特征,科学的办法是不断将其分解直至最小,这样,大至星球、小至灰尘,都可以找到其共同的微粒:原子;生物有了生命尽管复杂,也已知道不过是四种碱基在两条DNA双螺旋上自由组合的结果。所以我们越是将事物分解到微观粒子的程度,就越能将问题简化,从而找到事情的真相和解决问题的简易途径。那么什么是城市的基本粒子呢?

城市的基本粒子是人。人是城市化中各种问题的出发点。从城市原子——人出发,可以将从宏观到城市区域、微观到步行空间的话题统一起来。无论城市化扩张多块、多大、存在多少问题,都需要从微观到个体人的角度来认识。不管是从认识和解决问题的角度,还是从城市是人的创造并同样具有生命的角度,我都乐于将人和城市进行类比,将人体的各种生物学组成名称来指代城市的空间组成,以说明城市与人的同构性,并借助我们对人的一些基本认识来思考城市化问题。

人这个城市原子平均1米7左右的高度,每小时走5公里,这一特征几百万年来变化很小,可作为衡量城市大大小空间地域的刻度,或者说是模数。我们知道古代建筑再复杂再宏伟,都有一个基本尺寸来控制,比如希腊罗马是柱子的直径、中国是斗拱构件的截面高度(术语教材口),日本一张席子的长宽(用于房间大小)。我们以人的尺寸出发,来推断各种城市空间的尺寸,来构成不断扩张的城市化空间的基本单元,这才是真正的以人为本。

人在城市中所需要的人造庇护空间(无论睡觉、起居、做事,),以通常的一间房来说,平均的舒适度是十几二十平米面积,三十到六十立方米的容积。人又是社会动物,生活和工作都喜欢扎堆,生活时大都采用家庭的方式来组合,需要的庇护空间单元拿中国的平均数来说一般是一百平米左右的面积三百左右立方的空间,工作时喜欢集中在办公楼里,从消防角度,一般一个标准空间单元不超过2千平米7千多立方。我想这两种尺寸空间单元在城市中最为广泛,是城市空间构成的基本细胞。

这些细胞需要一定的组合逻辑,才能形成城市的基本组织。也就是住宅单元和办公单元如何组成住宅和办公的建筑类型(tapology)。这种建筑类型还对应有与之相适应的城市土地单元——街块。现有城市是无组织有纪律。 城市化的宏大话题与人,宏观与微观

超过一半的深圳不是规划出来的(人口、城中村人口、经济)

深圳扩张是没有单元结构的。城市的模数,大片区拼贴的城市 单元结构与人为本 人的尺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