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爱好

深圳的80‘后

深圳的80’后面孔越来越少,特别是标志性的。

今天去检2005年本该检的身体,回来路上发现一个蓝色的面孔,呆在本该是一个金色面孔应该出现的地方,显得异常的陌生和怪诞,让我的身体很不适应。从今以后,这蓝色面孔,将要不断擦洗我大脑皮层上的金色烙印。我不知道还有多少熟悉这个面孔的人,会遭受这样的困惑和折磨。

我指的是深圳大剧院的改造工程。这个深圳上个世纪80年代出生的建筑,也曾名列八大文化建筑,凭着一身简洁大方的金色,平展在深南大道的繁忙路段,成为这个城市识别和记忆的重要部分。十八年来,无数经过深南路与红岭路交界处的人们,对这片金色的存在,都会经历这样的过程:注意-习惯-熟悉-直到熟视无睹也能感觉其存在。但有一天,就像我今天,本来不想看过去,忽然一片蓝色谢入眼帘,将那些因为熟络而在放羊的感光和记忆细胞都惊扰起来。不再是金色的玻璃盒子,不再是下沉广场,而是一个蓝色的盒子呆在一块平地上,偏要和你的大脑皮层档案对不上号!

深圳建筑的80’后,能坚持下来的已经不多了。曾经高贵典雅的深圳湾酒店已经香消玉殒,霓裳羽衣,也只剩衣角片片,混于瓦砾中;曾经宾客盈门的雅园宾馆,自从立交缠身之后,门庭日渐冷落,现正形销骨立,人去楼空,不知所之;同样命运的还有竹园宾馆;燕南路的益力矿泉水厂,已换做拔地而起的88号;华强北茂业二期两年前还是一幢名叫嘉年的曲尺形建筑立于一块小台地上;现在已经没人记得赛格大厦的前身是什么样的厂房了;旺了这么多年的上步天虹商场,也已被下了极刑的判决;而幸运上了历史建筑榜的上海宾馆,探其究竟来,却也是几年前换过肤色加过身高,跟今天的大剧院一样,不能算作严格意义的80‘后了。

生于1980年的深圳,还有多少80’后的建筑,能告诉日后的人们,这个城市的本色童年,是什么样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