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M s n搬家

深南大道应该通往哪里?

上午讨论前海码头规划,又说起前海的话题。

深圳从有火车站和口岸的罗湖出发,一步一步,向西发展。深南路是这条自东而西的发展轴线,先是蔡屋围、上步,后是香蜜湖、竹子林、车公庙、华侨城、深圳大学、高新区,等位于福田的中心区建得差不多时,这条轴该指向哪呢?

前段报道说深圳大道延伸到宝安大道后将成为全长达62公里的长街。这说法似乎值得商榷。深南大道和宝安大道既然是两个名字,就应该算两条大道。当然有人说他们前身都是107国道,可算一条大道。但这样算也有问题,那宝安大道再往北,顺着107,还可以不断延伸,直至首都北京天安门广场,这就不是62公里而是两千多公里了。再者深南大道,顾名思义,则是深圳到南山的大道,和宝安大道合并算一条的话,就该改叫深宝大道了。

扯这么多深南路的名堂,实在是因为深南路可以看做深圳城市建设的路标,不可轻易指错。沿着城市发展的步伐,这条越走越直越走越宽的深南路,向我们提示的,是深圳大海的方向——前海。

前海是深圳城市的出海口。深圳有东部蓝色的海,但那太远太偏了,适合做逃离城市的假日海;深圳湾又太浅太烂太内向了,仿佛城市的一片肚腩,需要小心轻放。因此只有前海,是深圳最后的机会,可以让这个城市,面朝大海,开阔胸襟,含伶仃而吞珠江,做一个名副其实的滨海城市。如果深圳有一天,有盖更多高楼的需求,可以组成类似曼哈顿下城(由自由女神像所在的艾利斯岛回看世贸中心方向)、香港中环(尖沙嘴隔维港看中国银行、汇丰银行方向)、上海的浦东(外滩看)这样可以显示城市经济实力的大都会景观,毫无疑义,这个地方在前海(可在大铲岛、孖洲岛、南山及前海湾南北观看)。

看一看环珠江口的架势:广州通过南沙的前突虎视眈眈想加入滨海城市俱乐部;东莞、中山后生可畏正在埋头赶路悄悄崛起;对面珠海一桥飞架东西傍上澳门、香港两位沿海大佬。这些环珠江口城市越来越往珠江口跟前凑,也越来越相互靠近,最终的结果,是一个巨大的环珠江口滨水城市带的形成。深圳必须看到这种大势,事实上深圳2030年规划也注意到了深圳西部的战略价值。我们现在能做的,是为西部尤其是前海作为未来的最具价值的滨水城市发展留下各种机会。

但这一机会,又要先让给正在亢奋之中能有效刺激GDP的港口和物流业。计划新填的大铲湾凸堤码头,由北而南切向前海湾,象一把大铡刀,将宝安中心区置于长约3公里的刀口之下,完全破坏了宝安中心区特意扭转路网45度好面南座拥前海湾的理想风水和心情。其余10平方公里以上的填海用地也基本上被规划涂成表示物流港口用途的紫药水颜色,阴沉沉的一大片,令人窒息!而各种从发展经济、促进流通角度安排的沿江高速、滨海快速、公路、铁路、桥梁、地铁车辆段,则是对前海湾的集体分割、堵截、捆绑和蹂躏。

深圳的土地有限,岸线有限,有优质岸线的可建设用地就更有限。在港口与城市、生产和生活、近期与长远之间,我们该做怎样的权衡和选择?

即使是先建港再兴市、先生产后生活、先眼前顾不上2030以外的未来,在规划这些港口、物流、交通的时候,是不是可以也用城市的眼光来看待这片土地,将城市通往大海的通道尽量留出来、将在这里干活的人的其它需求考虑得周到一些、将道路修得小一点密一点(这原本也是蛇口的传统)、将土地分得小一些整一些、将建筑建得密一些齐一些、将绿色多渗透进去一些……

最关键的是,不要让那条深南大道——那条把我们城市由罗湖带到福田、又从福田带到南山、走了25年头、30公里历程的发展之轴——在最后的两公里,偏离大海而去。即使可以解释深南大道向北是拐向了沿江发展的重要方向,也不是让深南大道与大海失之交臂的理由。

世界临江滨海近湖的城市,大都会垂直水岸,发展出自己的主要大街,香港有弥敦道之于维多利亚港,上海有南京路之于外滩和黄浦江,哈尔滨有中央大道之于松花江。我曾沿长江上下看过,重庆武汉九江也好、万县丰都奉节也好,大大小小的城市,水边上来,必有一条主街通向市区深处。巴黎伦敦曼哈顿就更不比说了,几乎是条条道路通水边。

深南大道作为我们城市的路标,确实应该使我们即使身处罗湖腹地,也知道大海的方向。清晰地知道大海的方向,会使我们的身心与大海的距离缩短,也使滨海城市的感觉,延伸到这条大街所连接的各个城区,甚至,珠江口清新的海风,能顺着这宽阔的大街,吹拂到城市的各个小角落。

这些“身心”、“感觉”的词,与土地利用的合理似乎无关,与交通功能的畅顺似乎无关,也就不是城市规划考虑的事情。但栖居于这个城市,关于心情的事,就真的可以忽略吗?

如果城市规划确实无法顾及这些,那就留给城市设计来考虑这个命题吧:这条横贯深圳东西、可谓集城市脸面、主动脉、脊椎、灵魂、标志、象征于一身的深南大道,是不是可以沿直线再延长一点点,可以直接,把我们带到海边?也把大海,带给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