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设计中心

跨设计联盟

深圳市城市设计促进中心及其会员组织一直需要一个名字或一个解释,例如这里的城市设计与通常的城市设计有何区别,为什么要搞中心,又为什么要搞联盟。上一稿“人居环境设计联盟倡议书”没写好,这稿宣言也是个大杂烩。无论如何我们需要有自己的观点主张,供大家了解、支持或拍砖批评,所以也就斗胆以宣言的方式出街了。

跨设计联盟宣言

两年前,一个“设计之都”头衔幸运地降落到深圳头上。深圳设计界为之欢欣的同时,也要认识到加入这一联合国创意城市网络的机遇、差距和挑战。

近二十年来,气候变暖的幽灵,徘徊在全球上空。人类对自然予取予求的消耗及增长也终于看到了极限。可持续发展成为普遍共识,也成为设计面临的最大挑战。

作为最年轻、人均资源最有限同时资源消耗速度最快的“设计之都”,设计的责任,就是帮助城市,应对人类共同的、现而今对深圳尤其严峻的可持续发展难题。深圳设计也只有直面我们生存发展的困境与挑战,才能抓住机遇,缩小差距,不断得到提升超越,成为名副其实的“设计之都”之设计——即通过设计来改善都市栖居环境,并用最宜居最可持续的都市空间来佐证设计的功效。

这种面向人居环境质量的设计,与城市规划、交通、市政环境工程、景观与建筑等等专业有关,但又不是这些专业的简单相加,而是需要专业的交互、整合,我们称这种设计为“跨设计”(Inter-Design),“公共设计”(Public Design)或者“栖居设计”(Habitat Design)。

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希腊学者道萨迪斯( C.A.Doxiadis )针对当时的城市化、环境恶化、城市概念认识的简单化,以及现代科学过度专业化所导致的各方研究的缺少关联,提出建立以人类聚居环境为完整研究对象的综合学科:人类聚居学( Ekistics )。这一设想随着环境问题的日益严重,进一步催生出“人居环境学”( Science of Hunan Settlements )。九十年代,吴良镛院士在中国倡导人居环境科学并成立专门研究机构,努力探索交叉的多学科群组,来研究人与环境之间的相互关系。跨专业的“栖居设计”是以上学科理念在设计实践上的延续,也是推动中国城市建设从以车为本、进步到以人为本、再进步到以生态为本、人与万物要栖居共生的设计主张。

中国城市近三十年高速发展,成就骄人。而其栖居环境的水平质量,市民有目共睹,栖居其中的生物,也会感同身受。总体而言,广大人民群众满意度不高,生物多样性和环境资源可持续性也不高,也就意味着这些栖居环境的诸专业,有待改进的地方甚多。

城市规划设计者,习惯按本专业的传统学科理论和行业惯例来工作,作图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漂亮。但绿色、可持续等科学发展观的趋势,要求他们的工作要纳入更多的水文地理、地质工程、环境物理甚至生态物种学科知识;要求他们具备环境容量和生态敏感度的意识;知道道路的布置如何更利于通风和方便行人;一栋高层办公楼节约经济的用地规模应该是多少、建筑师遵循城市设计条件和自我创造发挥之间的边界在哪里……栖居环境的系统性,要求当下的城市规划设计者必须与市政、环境、建筑等专业的设计师工程师有更好的互动和交流。

建筑师普遍的形式创作训练和欲望,限制了这一古老专业在解决当今栖居空间环境问题中担当主导角色。建筑师如果不能主动地研究城市与人居问题、关注建筑之间的相互关系、掌握建筑生态技术、参与建筑工业化进程、了解新材料技术的发展应用,那么建筑学就会萎缩为少数时尚精英玩弄标志性式样的把戏。

专业分工的日趋详细,使得道路交通等市政设施的规划设计日益独立甚至先行于系统的城市规划设计:高快速路与高架桥立交桥粗暴地割裂城市、景观资源和生物通道;自行车与行人出行越来越艰难甚至于无路可走;挡土墙给自然地形留下伤疤一样的切口;工业码头、污水处理厂和地铁车辆段占用城市宝贵的滨水资源;纯工程化的河道治理降低人们的亲水机会;变电站、垃圾站和公厕总是被破罐子破摔而得不到有质量的设计……

垃圾场、污水厂、湿地降解池以及水厂能否当成公园或广场来设计?而公园、街头绿地、花坛围边、灯杆、路牙能否避免皇家贵族式的奢靡铺陈而真正环保并易于维护保养?广告招牌、地下出入口、风亭、岗亭能否主动自觉地成为景观与建筑设计的一部分?这些都是市政工程师、景观建筑师与建筑师应该相互换位思考的问题。

以上栖居环境设计专业的各自为政相互分离,实际上是把有机整体的栖居空间环境人为分解、独立设计而缺乏系统间的相互协调和融合。假设上帝造人时也是这样分别设计制造骨架、肌肉、血管、五官与皮肤,再将其拼装起来,那人类的笨拙和丑陋,将一如我们今日的城市。如果说将各个栖居环境设计专业的独立成果拼装成一个城市/木桶,决定这一城市/木桶有效价值或者说整体水平的,不是最长而是最短的专业/木板。在这一人居环境系统上,各专业的努力,无法一荣皆荣,却会一损皆损,因为衡量设计价值的标准,不能再继续局限于各设计专业自身传统的审美或技术标准,而应该放到建成环境的整体效益、人甚至生物的感受上来。

栖居环境设计的联合,不仅仅是各个设计专业的联合,还应该是与设计链条上的政策制度、技术材料以及地产产品研发创新者的联合。深圳在强大制造业基础上,正朝创新与创意经济转型。设计应该也必须成为这一转型的催化剂和加速器。通过联合的设计创新,借助深圳多年来先行先试的优势,可以设计更有针对性的制度政策,营造更适宜的设计创新环境;通过联合的设计创新,能促使目前主要面向欧美为主的太阳能光伏产品,也成为本地建筑师熟悉和流行的新型建材;通过联合的设计创新,将让本地过剩的集装箱生产能力,迅速拓展到建筑工业化产品化的领域;通过联合的设计创新,将使国内领先的深圳地产界研发力量,更快地解决住宅产品的成本控制、系统创新和推广应用;通过联合的设计创新,还可以让深圳玻璃与钢结构的生产安装,达到与建筑设计更加完美结合的新境界……

跨设计的合纵连横,还应该包括政治、社会、经济、能源、教育、卫生、食品、工程、城市管理等领域及学科知识的整合。使设计界在面对中国城市当下的交通堵塞、楼价高涨、公共住宅、城市更新、面子工程、拆房砍树、驱除摆卖、乡村转型、灾区重建、食品供应、土法建造……等等热点问题时,不因专业分隔自闭而处于普遍的失语状态,而能发出设计的交互声响和创意的对策建议。

正是因应“设计之都”对城市空间品质提出的新期望,以及栖居环境可持续发展的新趋势,深圳规划设计主管部门推动成立了深圳城市设计中心。依托设计中心这一平台建立运作的跨设计联盟,将是政府、企业、专家、各设计研发机构、以及设计链条上下游间进行信息交流、资源整合、协作创新的会员组织。联盟将通过举办论坛研讨、竞赛评奖、设计工作坊、展会、网站、培训考察等多种形式,了解成员机构的创新需求,促进各设计专业间的协作与整合,推广成员机构创新研发成果,并致力于相关政策法规环境的改善,以整体提升我们的环境质量,以达至——

万物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

全世界跨设计者,联合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