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土木再生

湖贝请留门!

湖贝请留门! 就连东门,都已没门儿。 时间开始了,中国! 有些门也打开了,中国—— 可是我们的钥匙却丢了! 还好,深圳速度抛下湖贝,3/8门虚掩着 找不回家乡的深圳人啊 不妨从这儿穿越回400年,去逛东门—— 那时有真的门,那里有墟可趁

谷行街,鸭仔街,鱼街,猪仔亭,晒布路…… 都是名副其实呦! 黄贝岭、赤勘、罗湖村、南塘…….四邻互利 可也没少相争! 日头还没出呢! 沙头角海味就肩挑车推着,摆渡而来 沙井金蚝,南山荔枝…… 逆水而上的名优特产也靠在了南门 不远的码头——那码头是否也叫深圳? 因为那墟集,就随了河圳名称

那是深深的河圳!溯河而上 你会碰到张远涧, 似是名中注定啊!挈妇将雏远来,隔塘在水一方 可有既景乃冈?可有相其阴阳? 他说:此地甚好!可筑张家围,为张良张九龄后人! 他可曾料想这一落脚,竟是万千移民的先行一步! 那是600年前的深圳河啊,初遇这么一支拓荒先民! 那是家谱记载的永乐八年——之后曾孙四房 开枝有——思月、爱月、怀月、念月 散叶至——水贝、向西、湖贝、田贝,还有黄贝岭

怀月爱月——这是思念诗人先祖的感怀呢! 各村的村民已洗脚上田, 各村的桑田已统征造城, 各村的老宅已拆了建楼。 楼可握手啊——欢迎!来了就是深圳人!城中各村可租房! 唯独湖贝的古村老宅多年未拆,敞着更便宜的大门 24年,足够潮汕人落脚于此做大海鲜批发, 还携来老幼、美食、香火,重塑湖贝天、地、人、神 24年,足够重庆人湖南人……落脚于此谋生繁衍 用缝补、洒扫、砌筑、驾驶……维系深圳衣、食、住、行

湖贝这便宜之门能留吗? 怀月张公祠堂敞着大门, 门前堵着湖润——为利润而建,也将为更大利润 而拆的大厦! 欣欣此生意,祠堂里供奉的九龄张公想必会郁闷: 广厦坍塌成土,豪宅林立摩天,还能望月怀远乎? 不论落脚湖贝多少年头,终归得扫地出门? 不论寻根深圳多少地方,终归是无处觅痕? 海上乡愁生明月, 天涯沦落共此时!

湖贝啊,请留下一些可能! 城市更新哪能处处都变高档? 请留三纵八横窄坊巷,踱步可量深圳500年! 请留村厦百十间,大庇廉租人士尽欢颜! 不好吗?——何故视如敝履,急着拆迁! 无非是开发商要利益,地方要政绩,房东要赔够预期….. 你看三方都赢,多么皆大欢喜! 即使个别村民难舍祖业,也不得不从了这大流集体, 即使有租住20年以上的居民不想走 又哪里去找能支持其居住权利的法与理?

只好欢呼!湖贝,美轮美奂的楼盘就要降临! 啊不!请等等!请停停! 如果降临是不可避免,何不让这些楼阁花园悬停架空? 开开脑洞——楼座越高档,间距越空旷 调整这些间隙空洞, 还能漏下阳光四五成,雨露七八分 或者就能支持既有社区的大部分,绝处共生! 这样的空间分层匹配社会阶层,倒也恰如其分: ——高上,是高尚物业的售楼书 ——低下,是底层房屋的准生证

原来新与旧, 并非你死我活,不可得兼! 顶层vs.底层,新楼vs.老宅,其实可以—— 分享不同高度空间, 共享同一片地与天! 拜托了!湖贝——请留门! 请把那3/8道门留下 留给时间,留给可能—— 留给穿过大半个中国,还要来睡你的人!

2016/8/15稿,2018/4/8修改 杜未生 于深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