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设计中心

设计中心前传

深圳设计中心的念头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规划管理部门头儿的头脑中的,要考据起来,在这个以发展变化速度著称的城市,恐怕已不太容易。2008年12月份“设计之都”头衔的意外获得;以及随后对万科住宅产业研究基地参观的触动;包括深圳建筑设计招投标新规定及其效果的差强人意,估计都是催生设计中心的酵母之一。随后按领导要求启动的“设计中心”策划,征询了张永和、马清运的意见,汇集了都市实践(刘晓都)、南沙原创(刘珩)、局内设计(张之扬)的提案,并由张之扬于2009年7月整理汇总成策划草案。

草案中的设计中心,包括了教育、科研、展示、交流、普及等职能,实在是现有政府机构职能和体制难以全部覆盖和支持。领导听取汇报时,提出引进社会资源合作甚至由企业直接参与运作的可能性。这一下子把体制的窗纸捅破,让我感受到了设计中心未来道路的光亮。我直接的反应就是,如果将这个策划草案的运营模式完善之后,就应该去向企业路演和招募了。

2009年8月我有幸离开繁忙的公务到海外静修,也带着进一步为设计中心寻找创办思路及合作资源的任务,与哈佛设计学院、麻省理工大学建筑学院的院长们洽谈了合作的可能性,并在肯尼迪政府学院参加了一些关于中国社会组织运作的研讨。这一年的经历,使我对在政府和市场这二元角色之间创办一个公共非赢利机构的兴趣与信念越来越强烈。正好回来后设计中心也等着人去推动筹建,所以我荣幸地继续参与进来,并在原策划草案基础上,进一步明晰了分布筹建设计中心与设计大学的策略。

继深圳2008年获得联合国科教文组织“设计之都”头衔,上海也于2010年获得这一称号,而北京也不甘落后,正在积极申请之中。参与深圳申请“设计之都”并任深圳创意文化中心负责人的新闻工作者金敏华敏锐地觉察到北京、上海在扶持设计上的力度和措施,于2010年6月写了“北京申报‘设计之都’提升计划措施值得深圳借鉴”的内参。内参得到深圳最高领导的批示,要求深圳规划部门主管领导研究如何“在城市规划与建设方面进一步张扬设计理念”。响应这一指示,深圳规划主管部门于11月初向市政府递交了“关于筹建深圳设计中心\设计大学的请示”,并立即得到主管市领导的批示支持。

这份请示希望设计中心在12月初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创意网络城市国际大会在深圳召开之时挂牌,并计划同时开通“设计服务网站”和成立设计中心的会员组织“人居环境设计联盟”。虽然得到主管市领导支持,但由政府牵头成立的机构,最终需要获得市机构编制委员会的批准。在已有文化创意办公室在宣传部与报业集团内部负责统筹和对接“设计之都”、各设计行业也有相应协会学会的情况下,费了口舌、酒水和书面补充文字,都很难向编制委员会经办人员解释清楚,规划部门为什么要牵头设立这样一个设计中心?尤其他们有遏制机构膨胀的职责,尤其规划部门也已经有了公共艺术中心这样类似的机构。

2010年12月中旬编办最终批复同意成立“深圳城市设计促进中心”,除了在名字上增加了“城市”与“促进”的界定,还要求在编制人员不变的前提下,将此机构及职能加挂在公共艺术中心。这虽然与预期有差距,终归是一大可喜可贺的进展。通过内部讨论,规划部门通过设置设计中心领导小组的方式,将设计中心的运作与公共艺术中心相对分开,置于委员会的直接领导之下。

有了批复、刻了公章,就等着筹集资金、物色场地、招兵买马,然后好挂牌开张了。如此同时,服务网站已经开通测试;设计中心logo设计征集准备成为设计服务网站操练的第一单;设计中心的英文名字也在广泛征集意见中;会员组织从名字到倡议书撰写的准备工作也在进行中;今年的第一个展览、演讲、培训、研究,都在酝酿中……

一步一关,万事开头难。希望设计中心的每一小步,都能促进深圳设计的一点点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