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城市研究

人居环境设计联盟倡议书

人居环境设计联盟倡议书

两年前,一个“设计之都”的头衔幸运地降落到深圳头上。深圳设计界为之欢欣,也应清醒认识到其间的差距。

城市、建筑、交通市政设施、环境与景观的设计,在“设计之都”的组成元素中,属于以我们的人居空间环境为对象的设计门类,其成果直接影响到城市公共空间环境的水平与质量,可统称作是“大设计”、“公共设计”或者“人居环境设计”。中国城市近三十年高速发展,成就骄人。其空间环境的水平质量,作为使用者的市民,有目共睹。总体而言,广大人民群众满意度还是不高,也就意味着这些人居环境的诸专业,有待改进的地方甚多。

城市规划设计者,习惯按本专业的传统学科理论和行业惯例来工作,作图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漂亮。但绿色、可持续等科学发展观的趋势,要求他们的工作要纳入更多的水文地理、地质工程、环境物理学科知识;要求他们要知道道路的布置如何更利于通风和方便行人;一栋高层办公楼节约经济的用地规模应该是多少、建筑师遵循城市设计条件和自我创造发挥之间的边界在哪里……人居环境的系统性,要求当下的城市规划设计者必须与市政、环境、建筑等专业的设计师工程师有更好的互动和交流。

建筑师普遍的形式创作训练和欲望,限制了这一古老专业在解决当今人居空间环境问题中担当主导角色。建筑师如果不能主动地研究城市问题、关注建筑之间的相互关系、掌握建筑生态技术、参与建筑工业化进程、了解新材料技术的发展应用,那么建筑学就会萎缩为少数时尚精英玩弄标志性式样的把戏。

专业分工的日趋详细,使得道路交通等市政设施的规划设计日益独立甚至先行于系统的城市规划设计:高快速路与高架桥立交桥粗暴地割裂城市和景观资源;自行车与行人出行越来越艰难甚至于无路可走;挡土墙给自然地形留下伤疤一样的切口;工业码头、污水处理厂和地铁车辆段占用城市宝贵的滨水资源;纯工程化的河道治理降低人们的亲水机会;变电站、垃圾站和公厕总是被破罐子破摔而得不到足够平等的设计……

湿地降解池、垃圾场、污水厂以及水厂能否当成公园或广场来设计?而公园、街头绿地、花坛围边、灯杆、路牙能否避免过度的设计和铺陈?广告招牌、地下出入口、风亭、岗亭能否主动自觉地成为景观与建筑设计的一部分?这些都是市政工程师、景观建筑师与建筑师应该相互换位思考的问题。

以上人居环境设计专业的各自为政相互分离,实际上是把有机整体的人居空间环境人为分解、独立设计而缺乏系统间的相互协调和融合。假设上帝造人时也是这样分别设计制造各系统与器官,再将其拼装起来,那人类的笨拙和丑陋,将一如我们今日的城市。如果说将各个人居环境设计专业的独立成果拼装成一个城市/木桶,决定这一城市/木桶有效价值或者说整体水平的,不是最长而是最短的专业/木板。在这一人居环境系统上,各专业的努力,无法一荣皆荣,却会一损皆损,因为衡量设计价值的标准,不能再继续局限于各设计专业自身传统的审美或技术标准,而应该放到建成环境的整体效益、以及人的使用感受上来。1999年世界建筑师大会发表吴良镛先生起草的《北京宣言》,提出将城市规划、建筑与景观设计整合发展成“广义建筑学”,来共同应对人居空间环境给各专业的挑战。在全球气候变暖、可持续发展日益迫切的今天,人居环境设计联盟的提出与建立,正是对人居空间环境的整体性与系统性的一种响应与行动。

人居环境设计的联合,不仅仅是各个设计专业的联合,还应该是与设计链条上的政策制度、技术材料以及地产产品研发创新者的联合。深圳在强大制造业基础上,正朝创新与创意经济转型。设计应该也必须成为这一转型的催化剂和加速器。通过联合的设计创新,借助深圳多年来先行先试的优势,可以设计更有针对性的制度政策,营造更适宜的设计创新环境;通过联合的设计创新,能促使目前主要面向欧美为主的太阳能光伏产品,也成为本地建筑师熟悉和流行的新型建材;通过联合的设计创新,将让本地过剩的集装箱生产能力,迅速拓展到建筑工业化产品化的领域;通过联合的设计创新,将使国内领先的深圳地产界研发力量,更快地解决住宅产品的系统创新和推广应用;通过联合的设计创新,还可以让深圳玻璃与钢结构的生产安装,达到与建筑设计更加完美结合的新境界……

正是“设计之都”对城市空间品质提出的新期望,以及人居环境可持续发展的新趋势,深圳规划设计主管部门推动成立了深圳城市设计中心。依托设计中心这一平台建立运作的人居环境设计联盟,将是政府、企业、专家、各设计研发机构、以及设计链条上下游间进行信息交流、资源整合、协作创新的会员组织。联盟将通过举办论坛研讨、竞赛评奖、设计工作坊、展会、网站、培训考察等多种形式,了解成员机构的创新需求,促进各设计专业间的协作,推广成员机构创新研发成果,并致力于相关政策法规环境的改善。

“设计之都”的头衔需要我们以更好的都市设计来证明,所有涉及人居环境质量的设计研发机构,任重而道远。

全人居环境设计者,联合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