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坎桥修学

春光醉人

这周是哈佛的春假。在肆虐好几天的春雨之后,波士顿阳光明媚。走在熏熏的暖风里,我不但相信新英格兰的春天是真正到了,甚至看到夏天也按耐不住出现在很多人的清凉穿着上。草地、街上、店前,都坐满晒日头的人,更不用说在查尔斯河边络绎不绝跑步和骑车的人,甚至有人在河里划艇了。“就在几天内,像爆炸一样,季节就变了。”一位坐在长椅上享受阳光的哥们对我说。他旁边放着背包,挂着毛巾,看起来像个无家可归者。但聊起城市和旅行,甚至包括中央电视台的建筑,却头头是道。

剑桥的麻雀和松鼠恐怕都是知识分子,所以你不能随便小看街边的任何人。我碰到举着纸牌在阳光下讨钱的David,于是邀请他一起吃越南米粉。别看老头现在是打些短工的大厨,聊起玛雅人日历的2012预言,天文地理知识也是一套一套的。

巴掌大的哈佛广场,阳光下或坐或躺着一帮牛怪蛇神,还有两个哥们打着赤膊在踢毽子。一个黑哥们舌头打结地对我说:“一半的人都失去控制了。”我听不明白,问怎么回事。他说自己醉了,同伴也醉了,然后又去跟其他人搭讪。这些街头混混也看不出什么恶意,但还是没必要在他们旁边逗留太久。

后来才知道,这天是来自爱尔兰的St.Parick节,连小学都放假,加上这样的阳光,人怎么会不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