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旅行

动迁电影

今天在渥太华看了3d版《阿凡达》,被卡梅隆创造的世界所震撼!关于这部电影的视觉效果,我只想说的是,电影这门蒙太奇的影像艺术,从此不再是虚幻地呈现真实世界,而是真实地呈现虚幻世界。 庄生晓梦迷蝴蝶。不知为什么,看完电影后李商隐的这一句老是浮现和萦绕。梦幻和现实,既已无界相通,更难区分真假优劣。 对《Avatar》来说,中文译名相当蹩脚。随便直译为化身、附体或者灵通,都能更好传达电影名字及其内容。实在要音译,不如叫个什么阿弥陀或阿韦陀,还能体现一点这个词的印度来源和悲悯、拯救和守护之情怀。 一周多前从深圳来加拿大的航班上,平素少看电影的我,碰巧还看了一部《第9区》。这部低成本制作的科幻片倒是可以和5亿美元成本的《Avatar》放在一起来看,都是一反过去外星人或强悍危险或精怪可爱的俗套,讲述起人类欺负外星人的故事,来突出人性的傲慢和贪婪。 再把2009年的第三部科幻片《2012》放在一起看的话,三部片实际讲了三个动迁故事。首先是落难到地球上的外星人被人类暴力拆迁(《第9区》),然后太空世外桃源的生灵被人类暴力拆迁(《Avatar》),最后人类也被不堪使用的地球逼着动迁(《2012》)。 考虑到这一年拆迁死人之事频发,拆迁条例终于在考虑废止,这三部电影似乎是关于中国城市化的某种影射。再考虑到这一年哥本哈根会议在减少碳排放方面的周折,这三部电影似乎又是关于人类掠夺式发展不可持续的某种影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