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坎桥修学

民主出行

Loeb Fellow每学期都有一次旅行。秋季的十月去的是美国南方伯明翰,既是考察美国城市,也是一次历届Loeb Fellow的聚会。春季的国外旅行就更纯粹和郑重其事一些。为了避免对专业考察的影响,春季旅行不允许或者说不鼓励家属随行。要去的目的地,取决于Loeb Fellow已有的关系资源,以及当届成员的选择。

夏天刚到剑桥时,辅导员Jim就介绍了春季旅行的三个候选城市供我们选择:温哥华、阿姆斯特丹和伊斯坦布尔,后来又时不时发三个城市的补充材料供我们参考。到了十月下旬就是决策的时候。

第一周Jim先和我们讨论要关注的课题,各人说了各自的考察兴趣点:发展商Neal关注穷人的居住问题;景观建筑师Julie想知道城市的食物来源;建筑师Peter要了解代表性建筑;前市长Jose关心城市决策;规划师Gil侧重大都会协调情况;艺术咨询Dona对历史文化感兴趣;国家历史公园管理者Micheal好奇每个城市如何述说自己的故事;我则对城市形态的形成以及规划师的角色作用比较在意。Jim将大家的关注点一一记在纸上,回去整理成十几条要点发给我们。

第二周Gil把三个候选城市及新推荐的巴塞罗那按大家关注的要点一一作出评估列表,给大家作决策参考。其中伊斯坦布尔的未知项最多,我说基本上未知项的多少就是这个城市的候选分数,因为我们出行的目的就是去探索未知。第一轮投票,温哥华和阿姆斯特丹出局。剩下伊斯坦布尔和巴塞罗那,因为上周缺席的人提出对巴塞罗那新增为候选城市缺乏了解,Jim决定将最终投票推迟一周以便让大家有更充分的熟悉和酝酿。

到第三周投票前,黑马巴塞罗那的有关信息被更多地转发。政治家Jose正好这周去墨西哥开会错过投票,给大家发邮件说两个候选城市他都喜欢,怎么投票结果他都接受,又补充说自己可不是在搞政治平衡。Jim显然有经验,第一轮要大家将自己的愿望按100制分投给两个候选城市,骑墙派Jose自然是50对50。Gil几个提出增加巴塞罗那做候选,是当然的挺“巴(塞罗那)”派,我仍是按90对10来首选我没去过也难得一去的伊斯坦布尔。最后统计,585对415,还是挺“伊”的多。Jim又让我们两者选其一地再投一轮,结果还是伊斯坦布尔胜出。

经过多轮讨论和三轮投票,春季旅行目的地终于确定下来。东罗马、拜占庭、君士坦丁堡、突厥、奥斯曼帝国、苏丹……那些遥远的历史和地理名词等待着我们探索。大家分工收集各方面资料,包括波士顿的土耳基人协会都成了我们收集信息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