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坎桥修学

多吃多占

在离开波士顿往西的飞机上,实在没事做,就打开电脑写东西。不知道为什么,来剑桥本来指望能休息、改进语言、写点东西。但快四个月了,这三项目标实现得都有问题。来到地球这边,好像时间变快了,体能和智商变差了。纵使经历和感受丰富,却老提不起精神来记录。去年在这里的上海Fellow王林电邮说,想通过我的现场感受来重温这边的美好记忆。呵呵!多么绚烂的秋季学期,已经在肃杀寒风中结束!我也只有借助相机里的记录,才能回忆起一些有趣的事情。 记得到达剑桥的第一个白天,巴西前市长Jose同学和太太Ines带我们穿行于哈佛老院,到设计学院和外办等部门办各种手续。到中午肚子饿了,为了感谢Jose前晚雪中送炭送来的面包果汁以及这天的辛勤导览,我想把剑桥的第一顿午饭用来答谢Jose,并请他指定一家好馆子。Jose带我们进了Bratle街和教堂街拐角的一家商店,店堂中间大台一格一格盛着一些食物。已经快40小时没正经吃饭的我(所谓正经吃饭对我来说至少一碗米饭加荤素各一),也就不挑剔了,占好还比较满员的座位,抄起盘子,什么滋味的都装一些,然后就胡吃海塞起来。店里座位不多,Jose他们没有和我们坐一块,食物拿得少,很快就吃好了。等我们把甜点水果也吃了,就问Jose如何买单。Jose大吃一惊,说你们还没买单?这里是先买再吃,按自己挑选的食物种类数量到柜台交钱。啊呃——我以为这里是自助餐呢!得了!现在胡吃海塞的证据也没了,怎么算钱?又如何用我们磕磕巴巴的英语向店家解释我们吃霸王餐的尴尬呢?还是Jose帮我们,带我到柜台,跟收银小姐做了说明,并建议我们一家三口该付的钱,参考他和太太付过的数量:7块刀拉。小姐嫣然一笑,什么都没问就同意了。出得店来,我们狂笑和吁嘘不已:美国人民不远万里,出机票给住处还付津贴地把我们请过来,结果第一顿饭还要多吃多占美国人民的,多丢人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