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坎桥修学

眼花缭乱

在剑桥的日子过得像小沈阳的概括:眼睛一睁一闭,啊哼,一天过去了。眼睛再一睁一闭,啊哼,仨月过去了。其实活动多得很,眼花缭乱,应接不暇。但是语言一有障碍,效率和智力都变得低下,大脑就会懵懂恍惚,记忆就会隐约苍白,时光也就显得像婴儿期那么短促了。才10月底,便是Hallween鬼节,刻南瓜,做面具,人心就有些浮动。11月最后一个星期四就到了美国独有的家庭大节感恩节,秋季学期末也就到了。

换了几种姿势,坐着腰疼、躺着头晕、趴着腿酸、仰着脖子僵,都没找到理想的看书敲字状态。一个北工大在GSD访问的学者告诉我,他已经把图书馆的多少书看过了——一两百页的英文书,一两个小时也就看完了。听得我目瞪口呆,一愣一愣的,暗自惭愧!城市规划历史与理论、城市发展政策、规划与环境法规、重新定义城市设计、城市网格、波士顿移民史,几门课的阅读进度,于我就像兔子与乌龟的赛跑,指望靠打盹的机会赶上来是不可能的——尤其现在爱打盹的不是兔子,而是我,沾着英文的声儿影儿就发困。图书馆的书库现在连艳羡的份儿都不敢了。没办法,后宫虽然三千佳丽,可我只是那个太监哪!

我嫌书的字印得小,老查生字也不方便,就扫描翻拍一些放电脑屏幕上看,没想到常常看着看着,那些字儿就模糊起来,环顾四周,焦距也老校正不准。开始还纳闷是怎么回事,后来恍然大悟,嗨!这不就是俗称的老花眼嘛!真是少壮不努力,逝者如斯,不知老之已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