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未分类

撤退静修

2009-9-11 缅恩州的红叶出名好看。上周五是九月十一日,剑桥公地边已有一颗心急的大树率先换季披上火红秋妆,寓所客厅窗外的树叶也已开始镶红,我们驱车两个多小时,穿州过海,到最东北的缅恩州波特兰,一路却还没看到红叶。好在摆上晚餐桌的更加出名的缅恩龙虾,浑身通红,一人一只,可以弥补对见红的渴望。 这一趟叫Retreat,很早就发了行程路线和阅读材料,辅导员老Jim第一次请我吃饭也提过要到缅恩找个地方大家聊聊——但我还是在上岛的渡轮上,才搞明白为什么要大老远撤退到Potland 这个偏僻的Great Diamond Irland岛上。原来Retreat叫后撤,也叫潜伏静修,是宗教的闭关修行在现代教育中的保留延续。查尔斯河畔的剑桥还是太热闹,树高草平的哈佛yard也好各个学校庭院深深的室内室外空间也好,还是嫌不够安静。Jim每年都要带着Loeb的十一二人团伙,撤上这个曾经是美军训练基地现在做为度假地的大钻石岛,住在估计是当年军官住的独户大宅里,做三天的静修,相互做饭,散步,聊天,谈心。 新英格兰殖民地风格的大宅,都有敞亮的入户门廊,摆着躺椅,供人打发寂闷。在Jim和Sally的主持下,我们十个家伙,围坐在门廊,面对门前寂静的草坪,开始挨个讲述自己的成长路程和专业背景故事。 深目钩鼻的Rob Bleiberg领导着一个叫Mesa土地信托的NGO机构,通过与土地主人的协议,拥有西科罗拉多和东尤他超过53000英亩(约200平方公里)土地的永久地役权,能长期保证这些土地作为自然栖息、生产农场、风景区、社区隔离绿带以保护这一地区的生活质量及科罗拉多西坡的独特风貌。 Donna Graves大姐是艺术文化遗产顾问和城市历史学家,帮助城市或社团记录和活化他们的历史,如二战间后方的妇女劳工史,以及正在进行的加州日本城的保护。 到过甘肃参加世行项目的Michael Creasey现在是Lowell国家历史公园的总监,曾是黑石谷遗产走廊委员会执行主任的他有丰富的国家公园规划管理经验,发展了一套吸引人们参与历史保护及园林景观阐述的办法,强调景观的整体保护和社会片段的广度揭示。 女景观建筑师Julie Campoli也是一些关于城市形态、密度、景观著作的作者,其中一些还是林肯土地政策学院多阶段研究课题的一部分。这位执业于缅恩州小镇的景观建筑师还活跃于一些大尺度景观规划和密度的咨询。 我们中间最年轻的Neal Morries,敦实勤快,快嘴利舌。他是在新奥尔良为低收入阶层提供住宅和配套服务的发展商,对当地区划等规划法规怨言颇多,欲改写之而后快。 有长者之风的Gil Kelley则是前俄勒根州波特兰市规划局长,在任内的两个滨水开发项目中强调公众的可达、密度、混合利用、可持续性和绿色交通,他想探索如何如何建立一个“intentional city”(意愿城市?),让领导、开发商、设计师、市民共同创造好的城市空间。 娇小的Patricia Brown是《纽约时报》和《建筑文摘》的资深作者,她以旧金山为基地,关注文化景观、民俗建筑、人与场所的关系。近期则研究郊区人群的政治社会演进,以及中国的规划与历史保护。 建筑世家的Peter Stainblueck热衷于倡导城市的可持续实践,成功担任三届西雅图市议员,推动修改区划以创造更加宜居、混合和步行友好的城市,并有效促使一段分割城市的高架路的拆除。 同我一样属于海外成员的Jose Filippi则是巴西圣保罗都会区捷得马Diadema市刚卸任的市长。在他的三个任期内,市政工程师出身的他创造性地降低城市暴力、改造贫民窟、提升城市基础设施。 这里我只是把9个人的简历摘录一下。其实每个人的故事都很个人化很生动,笑声屡屡在我迷失语言目标时爆发,但我无论如何抓不住那些飘在空中的词句碎片。在周遭的寂静中我对那些乌鸦放肆的叫声印象还要深刻。 第一次知道这样的撤退静修。这一年对我来说就是一种retreat,举办城市建筑双年展,对快速发展的城市也是一种retreat。我这样开始我的故事,不过他们更感兴趣我这样的叙述:我生长于边远的小地方,在我上大学建筑系前,我从来不知道建筑师规划师长什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