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坎桥修学

新丁老骨

来剑桥十来天,过起了和“深圳速度”截然反差的“慢生活”。每天交通靠走,一天基本只办一件事。今天认识一个超市,明天参加一个活动。办学校id卡、社保卡、医保卡、电话卡、银行卡,都是逐天来。给孩子注册学校、英语测试、打疫苗,不但要分次做,而且要提前预约。打个预防针,都要预约到九月底。连学校开学要求有打针纪录都不管,说是开学前小孩多忙不过来。我们都怀疑这里的医生护士半天就打一针,否则这一扎就行的事儿,整个医疗发达的波士顿还应付不了这些个入学新丁?

哈佛的传统倒是高度重视新丁。他们叫新丁作freshmen,把古木参天绿草如茵的哈佛老院周圈的精华建筑都给新生住,包括最老的底一二层作为校长办公室的麻州大厦的上层。这一下子把新鲜热辣的后生泡到了哈佛三百多年的老汤里,自豪感认同感顿然而生,衣钵也好薪火也罢,自然就会代代相传,发扬光大了。哈佛能建造维多利亚哥特教堂式的宏伟建筑来纪念南北战争中死亡的哈佛儿女,也体现出这所以捐赠为主的私立大学对学生的重视。

哈佛的资源真是让人头大。上网吧,海量信息目不暇接,可惜老眼昏花已经过了冲浪年纪;到图书馆,光GSD的Loeb图书馆里的专业书架,已经让我腰酸腿软。我只好跟儿子说,趁你身子骨还好,赶紧去看这些书吧!我已经过了看书的年龄了,虽然当年在县城新华书店也能一站半天的。就是选课也让我心烦,和上超市一样,太多选择反而无从下手,偏偏他们还专门有shoping day让教授开学某一天摆摊给大家选课。

刚来一周的酷暑,转眼变成秋凉。上届王林给的建议是,先别埋头在那些不见得有用的提高领导力的课程上,趁波士顿短暂而美好的秋天,该上哪就上哪。等冰天雪地的寒冬来临,哪也去不了,再读书不迟。这真是过来人言,中肯得很。何况,行万里路,就是读书啊。

这不,今天被安排去Newport与Loeb基金捐赠者的第二代John Loeb吃饭并参观那里的爱国教育基地犹太礼拜堂,就好好地上了一堂美国建国及早期犹太人的历史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