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回忆

当下当年(8):中心失落

中心失落

深圳中心广场水晶岛概念设计竞赛五月份截标后就等着评选。起初觉得Steven Holl比较合适当评委主席,但他没答应,倒是想当选手。鉴于这次有OMA、Vanoli、Nocs等等大腕参加,延了一个月时间,六月中请到了新的评委阵容:Thom Mayen(评委主席)、MIT建筑学院院长Adele Santos、哈佛规划教授Joan Busquets、Studio 8 的Cj Lim、香港中文大学副教授朱竞翔,同时邀请了规划局代表及其它专业的专家。

总共32套方案。按任务书要求的广场地下空间方案、水晶岛标志物概念及广场改进建议三部分来统计,喜欢地下空间的建筑师最少,只有9个方案;标志物最吸引人,所有选手都冲这个来;另外16个方案考虑了大广场的改进。

先是集体观看规定每个方案5分钟的多媒体文件。所有方案看下来用了两个多小时,搞得大家都比较沉闷和失望。

拿片子形式说吧:更多的文字与解说都用中文,只好让国际评委当原版外语片欣赏了;还有一些只是将文本通过投影逐页翻看一遍;有一部星球大战风格的动画栩栩如生地描绘标志物自太空降临基地,倒是让评委开眼开怀产生了笑场效果。因为建筑师对多媒体这种表达方式的理解和运用的差异,反而制造了对方案理解的障碍和差异,对专业评委来说应该是一种多余的成果表达吧。

片子内容呢?林林总总,千奇百怪,计有:超级水池、巨“人”建筑、大圆圈、飞船、摩天轮、蜂巢、大花瓶、定海神针、福星高照、五颗五角星、龟壳、呼拉圈……所有这些对标志形式所作的挖空心思的象征阐述,都令人哭笑不得。

从大家对片子的初步观感看,所请的大牌评委似乎都成了牛刀,要杀的原来仅仅是一群草鸡,也不知道可以给那些猴儿启示?

汤姆队长带领牛刀们忙乎到第二天,讨论焦点基本集中到一个方案上。投标结果,地下、标志物和广场三项的第一名都是三号方案。看来这个三好方案给了牛刀们一些用武之地,前一天冒出的失望终于转变为发现和解读的兴奋:用广场周边轨道交通任意两个节点间的直线连接来作为地下空间最低开发规模的策略;用圆坑的“空无”来解决大多数人理解为实体的中心标志物;用圆环的空中步道作为广场的漫步系统和一种区别于大多数垂直地标的水平方向的景观;方案有很好的灵活性来调整实施……

当这个众望所归的三号方案被工作人员揭晓出作者:OMA+都市实践Urbanus。汤姆为首的评委发出连连夸张的惊叫——这个与老库有关联的方案肯定是令评委们百感交集滋味特别。地方报纸被发动起来宣传这一设计之都盛事,老库的搭档Ole Scheeren向媒体讲解方案的大幅照片被登在商报文化版的头条——深圳娱记显然缺乏职业嗅觉,作为张曼玉男友的Ole在深圳获此殊荣并公开露面,这也该上娱乐头条才对啊!

经过后来的认真学习和深度讨论,我还是向他们提出克服其方案存在的概念化和形式化的调整建议:其一,以地下空间按直线捷径发展的逻辑,从市民广场车库穿越深南路到南中轴地下商场应该有直线联系,尽管这一联系作为南北中轴线的部分会从形式上显得对称老套,受到原方案反中轴对称角度的的刻意回避;其二,这条地下中轴捷径,可借助今年底深港双年展在市民广场车库的举办,扩展延伸成为方案中建议的创意/设计中心或走廊,而原方案生硬植入缺乏理由的西北东南方向斜穿广场地下的设计中心就可以被取代;斜穿式设计中心被取代后,为使其成立而在广场西北及东南两角所布置的建筑群落也可以重新考虑,这个问题可以转变为:在广场上增加建筑应该是什么样的尺度和布局形式?如其在广场上随意布置三十多米高的“城中村”模式的建筑,不如沿广场除北边市民中心之外的三边布置高层建筑,底层为广场提供相互连接的配套服务功能,顶部高层则提供中心广场新的围合界面和使用空间;新建筑的加入又为环形连廊提供了存在的意义,和圆环连接的向外以顺时针切线角度的连廊也可以变得更加有实际的连接功用,而不是光有形式感而使其一头悬空,没有着落和交代。

二十年前我从黄山赶回空空的校园,也是一头悬空,没有着落。在跟家里报过平安之后,我就在一些空空的校园间转悠,包括空空的北大及其三角地,得到一些零碎的信息,如清华死了四个学生什么的。我想过到校外的菜地或大钟寺农贸市场进些新鲜菜瓜去摆个摊养活自己,也试图在高校间流窜以便泡个妞儿打发寂寞的青春。那时候半夜三更骑着破自行车穿越北京城,被戒严士兵拦下来也没有丝毫被流弹误伤的担心。就这么失落地熬到六月下旬,我想去远处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