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上班下班

建筑师聚会

新年过后的1月4日,深圳建筑师在城脉设计公司的召集下聚会了一次。我晚到了,走进中心区诺德大厦金屋菜馆金碧辉煌的房间,吃了一惊。巨高的椅背,围着巨大的圆桌,墙壁上挂着轮胎一番大小的金色算盘珠子。建筑师则像侏儒一样缩在这超大尺度的桌椅间。三围桌子也是隔着鸡犬不闻老死不相往来的超远距离。主人请大家轮流发言,发言的人必须走到中间站着拿着话筒,还难以保证被大家看到模样听清观点——总之这是一次令人印象深刻的超尺度建筑师集会——这和中国现代城市与建筑的超尺度倒是一致。

新年过后的1月5日,建筑师谢英俊正好在深圳,和我约谈。大部分时间在灾区的他,给我带来他在灾区的进展。之前我也看过一些照片,那些大山深处竖立起的轻钢屋架在冬日里熠熠生辉,最是动人。他谈起现代生态村屋已完全得到村民的认同和掌握,甚至在村民手里得到改进。尝到这一自己动手可建的廉价生态房好处的村民,甚至愿意向谢英俊的服务付费。而这些减少碳排放的房屋,如果能成千上万地推广建设,还可以打包来进行碳交易换钱。加上一些企业和慈善基金的支持,所以在谢英俊的协力造屋中,面临的困难还不是资金、观念和技术,而是专业人手的紧缺。所以他希望土木再生能在志愿建筑师的组织动员上给予帮助。而经济不好项目骤减的当下,如果设计机构不是裁员而是减薪,倒是可以将那些愿意的年轻建筑师派到灾区实习锻炼。我想起此前一天的建筑师豪华集会,虽然我也顺着社会责任这一话题说到了灾区及谢英俊,但要是早些知道谢英俊的具体需求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