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上班下班

评标意外之二

11月24、25日的“四合一”评标是另一场更大的意外。

每栋建筑背后都有故事,而这次评标难产的这批建筑,有着更加曲折的前世: 20年多前,那里可能还属于皇岗或者岗厦村的田亩; 16年前,那些土地被中国规划院深圳分院的规划师规划成约100亩(6.6公顷)一块的建设用地; 10年前深圳开始打造高新技术产业,要在一年之内筹办首届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的深圳在这片深南路边临时性地建造了高交会展馆; 3年前深圳扶持金融产业发展,决定将高交会馆拆除,土地优惠出让给金融机构。本来6.6公顷土地可以安排8栋大楼加一块共享的公共空间。由于深交所为体现其尊崇地位向市政府一再的申请和坚持,可以安排4栋楼的中间近4公顷大地块又深交所一家独享,其余两侧四块地分给建设银行、招商银行、中国保险及南方基金为首的金融机构; 2年前深交所通过国际招标,确定Rem Koolhaas的悬浮裙房方案为中标方案; 1年前深交所用地西南侧的招商银行自行招标评选出一个“丫”字造型的方案,引起规划部门对这群金融建筑业主各自张罗建筑设计招投标效果的担心;

经过大半年的协调,建行、中保及基金公司三栋楼,以及广电大厦北侧的二期项目愿意联合招标,在规划和金融主管部门协助下,共同邀请建筑师和评委。规划部门一开始希望全部邀请代表最高水平的普利策奖建筑师竞赛,业主则倾向于大机构如SOM、日建和诺曼福斯特。最终普利策奖建筑师答应来的有两个:二十年前得奖的Hans Hollein和两年前得奖的Thom Mayen,其余受邀的是也许过几年会得奖的Stiven Holl、MVRDV、CoopHimme[l]blau及张永和,大机构则因为这原因那原因一个都不来。

按说这是近来最高水准的国际招标了,为了对得起国际惯例、满足国际评委主席矶崎新的要求,维护深圳国际招标的信誉,避免出现业主不尊重评委评选结果现象,在协商过程中我们力主让业主在评委会中发言和投票,这样最终结果就可以作为共识被接受,评委会选择的第一名不至于再受到业主的颠覆。强调这一点当然也是基于对金融业主们普遍过于强烈的自我意识的担心,因为他们当中有人甚至当面对Thom Mayen说,即使评委选中Mayen的方案,如果他们不喜欢也不会采用。不过这一强调反过来又加强了业主们的抵触情绪,他们始终认为方案选择是业主老板的份内事,现在评选规则的强调似乎是在惦记他们自己的那份奶酪。

为了充分尊重业主的权利,除了同意业主在评委会中可投三票占评委会总数三分之一,方案截标后到评标前有几天的时间也留给业主和他们自己的顾问建筑师来熟悉方案。但事情后来的进展证明这是一个值得吸取的教训:在建筑师和评委不在场的情况下,让外行的业主们及其立场难以公正的顾问建筑师来预先了解和评判方案,完全可能形成先入为主的成见,而且这样还会导致业主决策层不必到评标会现场聆听讲解和评点,这对建筑师、方案都极为不公平,对业主其实也没有好处。

就像观众不留神撞进了一台魔术节目的准备后台,各家业主迫不及待先睹为快地看完方案、模型和三维仿真后,各种对方案不利的评价随之而来。那些已有先入之见的决策层主意已定,其投票代表也都奉命而来,评标已经落入魔咒。

风尘仆仆的矶崎新在23日评标前一晚赶到威尼斯酒店与其余三位评委专家马清运、朱锫及Hany Rashid汇合讨论评标办法。在浏览过方案并了解业主意见后,矶崎新发表了总体感想:在地震和金融海啸之后的今天,是结束解构主义de-construction和标识性iconic建筑的时候了。显然事先了解过方案的矶崎新对结果也不是十分满意,但和业主认为投标方案过于创新不够现实端庄的意见相反,矶崎新则认为投标方案过于向商业靠拢而不够探索,未能体现这些建筑师的优势和特色。 24日主要是听取汇报。当Thom Mayen第一个介绍完方案,Hans Hollein第二个进场时,他们相互握手寒暄。加上评委主席矶崎新,这时的深圳规划大厦209同时聚集了三位建筑普利策获奖者,这恐怕是深圳建筑史上最牛同时又是最漫不经心的一刻,甚至连照片都没有留下。我经常梦见到关键时刻快门按不下去的情形,那个上午我的相机正好处于没电状态。

因为还要忙前忙后,大师们的介绍我也没听得特别全。Stiven Holl和张永和的方案都作了有别于形式创新的、分别源于节能环保\公共服务和都市空间尺度\南方地域气候的新探索。这些探索是这次竞赛的价值所在,希望有更多的评委、业主能够认识和理解。 25日评议投票,包括招商银行在内所有5家业主及少数评委都反对按计划评出结果来。他们害怕评选结果让业主没到场的决策者最终无法接受。所以,评选只好推迟,留出时间让业主慢慢琢磨这些方案、建筑师、以及后面的对策和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