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建筑评论

评标意外之一

尽管参加过n多次国内国际评标,我觉得迄今为止12、13日深圳人才园的评标过程是最精彩的。

但这个故事的前面还有两条背景线索需要交代。

其一是近两年深圳市工程建设主管部门孜孜不倦争取将管理职能向前延伸到建筑设计行业、规划设计方案招投标及建筑设计审查领域,在其努力之下,深圳市政府出台规定自2008年6月1日起凡建筑设计方案招投标必须通过建设主管部门属下的建设工程交易中心的工程招投标平台进行,相应的招标管理办法可由规划部门制定提供。在没有新的管理办法之前的这几个月,仍按工程招标办法操作的方案设计评标出现诸多问题:工程交易中心网站发布的信息除一般以商业方式拓展业务的有国内资质的设计机构会留心外,无法吸引国内资质之外的更大范围建筑师的关注和信任,一些油水有限的小项目甚至无法吸引到三家投标人的最低数量。评标也是用工程招标的做法:从一专家库中抽签确定评委,当场打电话要求评委即刻到达,之后交出手机封闭评选。评选也是以商务标为主的各种量化指标的填写和统计。这种以不信任为前提防止作弊的评选方法把大多数优秀同时也会繁忙的建筑师吓得避之不及。有些评标的电话可能从上午打到下午也没聚齐评委;有些评标干脆退而求其次,请不到建筑师请结构机电概预算工程师来评。这种方法操作几个月下来,结果可想而知,业主和建筑师的抱怨都很多。

作为政府人事部门运作的人才园(人才市场、考试中心与人事办公)的设计招标按规定当然也要纳入这一招标程序中来。首先设计机构的参与是通过工程交易中心发布信息公开报名而来,门槛是方案及工程设计双甲级。他们拿来符合条件的20来个机构名单,看看也都是一些大设计院,似乎也没理由说不好。那下面的关键则是评选了。他们认同目前评选存在的弊端,接受规划部门直接推荐评委名单,把评选从交易中心搬到规划部门来进行。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人才园的另一个故事背景是其选址和设计方案的演变。说来话长,这一项目最早应该是在2002年提出,最初选址在深圳中心区中银花园北侧临红荔路空地上。那块进深40多米的长条地被绿化起来,不留意都以为是中银花园后退的花园,却不料还是1万多平米的建设用地,建一个4万来平米的人才中心是绰绰有余,搭个天桥跨过红荔路往北就是莲花山公园,给人才们疏散休息也挺方便。虽然我主张中心区沿红荔路面向莲花山的建筑应该整合在40-50米的高度,两端转角处则可放宽成把门的塔楼。但是为了让建筑师有充分研究和表达的余地,我还是建议先做一个概念竞赛。包括马清运的Madaspan和都市实践在内的十五六个设计机构提交了作品,正值2003年春天SARS流行没人敢出门旅行,我让操办竞赛的水晶石公司帮着张罗了一场特别的网络远程评标会,美国的张永和、北京的崔恺、南京的柳亦春和深圳的评委一道,通过网络视频和电话进行了评议和投票,决定了进入第二阶段的5家设计机构。 5家设计机构正式竞赛没完成,这一选址因为需改变原法定图则规定功能和强度而遭到了深圳法定图则委员会的否决。规划和人事部门只好接受这一以非政府机构人员占过半多数的委员会所做的决定,重选选址到深南路边竹子林车辆段与福田汽车枢纽之间的绿地里,以人才公园的方式复合使用这片绿地(保证85%绿化覆盖和开放),并得到法定图则及规划委员会的批准。2004年新的竞赛直接邀请前面筛选出的5家机构来进行,一个从北侧深南路绿地直接起坡升起成为折面斜屋顶绿化、南侧则为简洁建筑立面的方案得到评委青睐和业主认同,建筑师是矶崎新事务所出来的年轻人助冈川。助冈川和北京院深圳分院合作都画到了施工图,中间周折不断。2006年人事部门领导更迭,新领导无法接受那些绿化折屋面看起来像长了青苔的隐性战斗机F117那么古怪,助冈只好另起炉灶改成公园/一级绿化屋面/办公板楼这样中规中矩的布局。不料这一项目在投资方式规模和产权上再次发生变数,在将公园和人才园作彻底分宗之后,业主部门最新的想法是重新招标。

而招标,也正面临着新招标规定的变数。也许是和这个项目的缘分吧,不忍心让那种封闭式评标法毁掉这个项目,所以建议业主方从那个封闭程序中解脱出来,请出吴家骅(深圳大学)、汤桦(重庆大学)、余加(中深建筑)、李念中(清华苑)、孟岩(都市实践)、钟兵(城脉)、张之扬(局内)、冯果川(筑博)这样的老中青豪华阵容来评议所递交的19个招标方案。

评标一开始,来服务的交易中心工作人员还是按照他们平台的规矩暂时收掉评委手机。老愤青首先提名年富力强的李念中当组长并在李念中的一再推辞中获得通过,后来证明这是一项非常英明的提名,因为这个评标的组长必须具备超常的抗打击能力。

在业主介绍完标书要求后,我提请评委注意地段特点及城市设计的关注点:与以北的一层皮办公塔楼群形成反差,以南这段以汽车枢纽、地铁车辆段、未来污水处理厂及一些绿化等市政公用设施为主(可惜了这样的滨水土地用途),是目前深南路与深圳湾距离最短的一段,也是城市与海及红树林发生关系的关键通道。

也许和这一宏观提醒和认同有关,大家先从布局上来评价方案,相对集中紧缩让出空地或通道的做法,比硬撑或死堵整个200多米长边要受欢迎的多,前面几位发言似乎都挺有共识,缩小范围锁定目标看来只是时间问题。差不多是最后,孟岩开腔了,把刚开始获得好评的方案一一给毙了——“这种方案如果评出来,就不要说我是评委。”他提醒大家注意建筑学的评价标准。也许和他参加过前面的设计招标有关,他对这一地段和项目提出的高标准严要求,把大家从就事论事的评审氛围里解放了出来。

按计划下午的初评还是要缩小方案数量。投票统计出前六名,立即有评委对入围和淘汰方案的设计能力是否得到合理评价提出了异议。晚餐的时候评委争论更加激烈,据说从方案争到主义,老愤青跟前的盘子都差点飞向他的舌战对手。后来,主张不评派人数高达六人,对希望履行职责完成任务的评委组长等少数主评派构成极大的打击和压力。陪着吃饭的业主看着评委你来我往地掐架,最后的结果居然可能是流标,都慌了神,到处打电话搬救兵来劝说这班疯狂的评委。我十一点多接到求援,赶过去正好十二点,碰到评委们正要撤离饭厅。幸好他们已经从招标法规中找到一条建议从而达成了共识:如果评委认为方案对标书的响应不够理想,可以从中选出部分机构再做一轮方案。而业主也接受了这一折衷做法。

第二天上午的评选就和风细雨多了。大家重新换角度评选,投票出有潜力做第二轮的设计机构,再对新的入围方案逐一评点,并为再做一轮应该重点注意的因素做了总结:如要创新解读任务书、要考虑城市和深圳湾红树林间的沟通联系、要真正的生态技术、要有南方地域特点……

中饭成了总结会。我说虽然没有按预期评出成果,却有意外的收获,因此还是一次团结胜利的评标。最关键是业主也高度开放地认可评委负责的做法,高度接受评委的建议和高要求。这也是我碰到的最周密和虚心的业主。评标之前业主所有中层以上领导干部集体去看现场,到规划局看城市仿真系统,了解建筑的评判标准。评标中两位业主总是精心倾听,然后向当天晚上再次赶来评标会场的全体领导班子报告专家意见,集体讨论业主第二天的投票方向。并且最终承担推迟进度的压力(政府项目从来都是迫不及待只争朝夕),欣然接受评委再做一轮的决定。要知道他们可是人事主管部门,能以这样的方式来选择建筑,我对他们的人事选择也感到乐观。

这单案例在招投标运作上的启示是:

1、

招投标信息尽可能公开(在建筑行业协会发布或创建专门招标竞赛网)以吸引更多建筑师没有门槛(不设甲级资质等条件)地报名参加;

2、

招标最好分两阶段,第一阶段可以是概念及工作计划提案,方便通过各种概念探索确定设计方向,并从中确定正式招标入围机构。

3、

应以信任为基础来邀请评委,并建立评委评标表现档案。评委结果及评议意见应整理后在招标网上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