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双年展

穗深港三城双(三)年展?

昨天周六到广州的省美术馆看第三届三年展。“与后殖民主义说再见”,主题比较学术高深,句式也很是肯定自信。一个下午看下来,没看到后殖民主义的背影,也没看到如何告别或者是告别之后如何。当我脚酸腿软躺在珠江边的石凳上发呆,在音乐厅餐厅坐下回想,却只能得到一些片断式的印象,比如:上届之后再次出现的大芬村油画题材作品、古巴华裔题材的影像与装置、吴山专从北京去香港却从各地机场一路中转直至绕地球一圈的行为艺术、刘小东的青藏组画、探讨种子随历史事件的传播、黑色画框与吊灯的光明灯系列、用文革宣传画做天顶壁画的拉丁十字帐篷式教堂、用吉普车轮胎当滚筒从北京到广州一路在马路上滚印关于成功与失败标语、一个泰国人整理的深水埗记忆……当然还有更多让人无暇留下印象的录像投影。 其实我有些搞不清后殖民主义的后是反/新殖民主义还是什么东方主义。我知道的是中国现在做主的几代人,虽然经过国家对殖民与帝国主义的批判和肃清,但一不留神他们又热烈地主动被殖民:比如各地风行的白宫国会山式的政府办公楼、有西洋柱式的海关法院、上海外滩式的金融大楼、起外国地名的建筑楼盘、豪宅里的假壁炉…… 馆长王璜生解释这个主题不是什么宣言,也是重在提出问题,能引起大家的纳闷和质疑也就达到目的。 其实三年展是顺便来看的,此行的主要目的是通过中间人的牵线和王馆长见见面,聊聊2011年的第四届广州三年展与那年的第四届深圳双年展、第三届香港双年展相互联动的可能性。这年头双/三年展泛滥,时兴联动,像今年上海光州台北新加坡等几个城市双年展一起搞的“艺术罗盘”计划。穗深港若能够联动,不仅仅是时间上,在空间上,所关注的问题及主题上,应该可以有更实在和内在的关联。而且2011年正是广州亚运会和深圳大运会之后,两个城市的城际快速轨道将会连通,沿江高速、新的跨江铁路和公路也都实施,珠三角的一体化可以通过这些区域性的基础设施,以及联动的艺术城市建筑展览来体现出来。 即使没有联动,加强串门都有益处。至少我觉得广州三年展有固定场地和机构,其规范化方面是值得深圳学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