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土木再生

激烈评选,忙乱颁奖

当我在新闻路街角咖啡馆再次坐下用着早点看着行人时,距离上一次已是两个星期。这表明我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安逸过了。

这半个月最着紧的事,是土木再生新校园设计竞赛的评选和颁奖,得邀请政府机构做支持机构、得联系电视台提供场地、得组织人来组织颁奖和展览……说到27日晚的颁奖,唉!教好不容易忽悠来的规划教育部门领导看这帮乌合之众的笑话了——从节约闹革命角度场地布景基本沿用前面“family show”电视节目制作现场的卡通风格;整个晚会主屏幕的分辨率始终没调好,我特意制作的5分钟《土木再生》宣传片及颁奖信息影像资料根本没办法播放;电视台特地提供的男女主持也因流程、台词的衔接差错而影响了他们的专业发挥;原来设想的从入围者中当场宣布第一名的奥斯卡式悬念和戏剧效果从第一个奖项开始就被不小心地抖露无余——用教育部门负责德育的领导的话来说,还比不上一个学校办的活动好。

当然这个晚会也不是一无是处。教育局唐海海副局长的客气评价是,民间活动的自然和忙乱也不失为一种特色。颁奖活动一大亮点就是这位前校长的教育官员发表的一个文采飞扬感人肺腑的演讲,根据内容我觉得应该将他的演讲题目总结为:《你们是校园建筑的诗人!》。其次用刘家昆赞助的地震废墟材料再生砖加工的奖品也是晚会的另一亮点。需要一队志愿者传送的这份特别份量的奖品也成了晚会现场的一项寓意众志成城的行为艺术。

奖项的评选也是严肃认真甚至是激烈的。为了能让入围者能有时间赶到深圳参加颁奖活动,四个小学22件参赛作品25日先由刘晓都、余加、胡树志三位评委进行初评,然后将入围情况通知作者。26日评委主席谢英俊为首的深港台三地评委以及文县小学代表全部到场,对12个入围作品作最终评审,但也允许他们对落选作品进行打捞。于是争议就在一个打捞作品中发生了。这个东峪口方案由宿舍后勤办公教室做周边围合、四边再各向内院随意挂一间一两层教室,其中的一间,上置凉亭正对学校入口,有创造一个戏台的意思。有人认为这件方案没有与东峪口乡村环境对话,概念化而不现实,风格上模仿妹岛和世与西泽卫利,但也有评委充分肯定方案的创新和多样探索。争论的结果是投票,投票的结果是增加一个入围奖。但这一争论因为一份宣传材料上的图片采用了复活入围作品而没有采用优胜方案而再次持续和激烈,甚至有演绎出阴谋论的说法,直到颁奖的第二天中午,不得不以一顿午宴来沟通,但是不是最终结果则不得而知。

竞赛结果将从29日的秋交会展场开始,会陆续在市民中心、cocopark等场所巡回展览。为了配合张之扬等人提供的展场,我又特地拉人制作了一件《汶川之后》的5分钟影像,将地震废墟投射在展馆地面上,让人体验走在没有止境的废墟上的感觉。

终于忙得暂告一段落,可以趁国庆休息几天。我坐在街角,看着行人来回,看着街头的房产经纪拉出伸缩的凉亭来向行人派发资料,看着日影移动,然后回忆这些日子的焦虑和忙乱,仿佛是听说很久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