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招标结果出来了

2月9日一早我们赶去上海,汇合评选主席矶崎新,以及从北京赶来的朱锫、纽约赶来的Hany Rashid两位专家,举行深圳深交所片区联合招标项目的最终评选。未能赶来的另外两位评委崔恺和马清运则提交了书面意见 ...

建筑师聚会

新年过后的1月4日,深圳建筑师在城脉设计公司的召集下聚会了一次。我晚到了,走进中心区诺德大厦金屋菜馆金碧辉煌的房间,吃了一惊。巨高的椅背,围着巨大的圆桌,墙壁上挂着轮胎一番大小的金色算盘珠子。建筑师则 ...

设计之都了

12.19设计之都座谈 11月份传来深圳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布“设计之都”头衔的消息,虽然有些盛名难副,但作为激励和标杆,却是大大的好事。尤其在深圳招投标放到工程招投标平台按管理包工头方式刻板操作的今 ...

去年旧事(2):香港调研

12月10日去香港向建筑署规划署调研设计招投标,了解了香港政府项目招投标的保守和排外,才明白香港政府投资项目设计差劲的原委。然后和建筑师学会谈下届双年展事宜,得到了香港双年展组委会基于资金短缺动力缺乏 ...

评标意外之二

11月24、25日的“四合一”评标是另一场更大的意外。 每栋建筑背后都有故事,而这次评标难产的这批建筑,有着更加曲折的前世: 20年多前,那里可能还属于皇岗或者岗厦村的田亩; 16年前,那些土地被中国规划院 ...

SHoP的演讲

周日在侨城创意园听设计节所请的纽约SHoP事务所创办人Christopher Sharples关于“走出事务所”的演讲有些意思。他通过探讨事务所与咨询顾问、业主、承包商间新的互动关系来推动设计创新,并以 ...

采访网

早在9月就收到署名荷兰住宅、空间规划与环境部空间规划司司长Henk Ovink的来信,说要邀请我为11月24日荷兰设计节接受Henk或MVRDV的Winy Maas采访。随后不久又接到与Winy到香港参加 ...

关于法定图则改革的发言记录

法定图则应该是开放的系统,应该把其它专项规划都容纳进来。如果市政方面的内容成熟了,通过了,它就应该变成法定图则的一部分。我们也可以把法定图则再往下分类,现有的法定图则我们可以理解为法定用地图则,另外还 ...

南方科技大学方案评标

南方科大一直强调设计、建设、管理、办学的四个一流。但从设计建设这两块来说,既难以持续改进来逐渐达至一流,更难在时间高度紧缩的情况下取得一流。所以仓促操作的这两个一流,加起来可能就是二流。 七月二十三日南 ...

竞赛之二:41(4 Towers In 1 competition)

按照领导意思,好不容易将几家金融机构撮合在一起招标之后,14日周四下午匆匆给他们办了一个集体招标的新闻发布会。 算是将这多磨的好事向公众、领导和业主都有了一个公开的交代和约束,就像宣布订婚一样。 接下来可 ...

竞赛之一:光明的另一片

8月12日周二参加光明行政中心区及周边地区城市设计评标会。新区管委会没有将行政中心落在做过国际咨询但建设条件比较复杂的光明中心区,而是以对着光明大道和观光路交叉路口的原街道办事处大楼为基地,将牛山东侧 ...

光明的曲折路程

2008年7月28 自新加坡邦城公司为光明拿出一个另起炉灶的、汽车交通优先+等级邻里中心为主要特点的现代主义规划以来,似曾相识感觉亲切的有很多,激烈批评的也有一些。于是这周一特地召开了光明规划专家会,由 ...

走马灯的招标会和建筑师

上周又是连轴转。 周一上午鼓动深圳建筑科学研究院与深圳大学的人参加谢英俊低价房在深圳的搭建活动。然后跑去接待一个无聊的外事商务推广活动。下午SOM的Brain Lee来汇报蛇口一个新标志写字楼的规划设计, ...

城市规划的公众参与

上周普林斯顿研究员庄梅林通过蔡定剑教授介绍来深圳研究规划公众参与课题,同事约我一起座谈,遂借助外人的关注和提问,粗略梳理了深圳城市规划领域的公众参与问题。 据我所知,深圳比较早的城市规划公众参与,是19 ...

围墙

深圳大学在其校园东南隔着白石洲路还有一块三四十公顷的新校区,2004年扩校紧迫,做了一个封闭式的校园规划就着急上火地要大干快上。这个规划除了通过一个跨白石洲路的专用道路桥和两座人行天桥和老校园发生关系 ...

哀雨国殇

5月19日一早,淅淅沥沥的雨在深圳下着,在新疆下着,在中国各地下着。是老天在愧疚,还是国人的泪在飞? 我们正在根据建设厅的要求讨论灾区援助问题。14点28分,凄厉的警报拉响,我们起立围着会议桌默哀。头虽 ...

歧视城中村?

5月7日参加龙岗总体城市设计公共空间与建筑分课题的评审。 听了深圳大学规划研究院承担的“建筑整体特征及景观价值研究”,首先觉得这个题目出的隐晦含糊,和龙岗整体城市设计的关系说的不是很清楚,对课题承担者来 ...

艺术和农业的光明中心公园

22日光明中心公园国际评标会有了结果,Winy Mass带领的评委会,评出纽约的Cao Parrot事务所方案为第一,都市实践方案第二,Studio 8方案第三,深圳园林装饰公司第四。我欣赏第一名方案,但也 ...

如何“设计之都”?

20日周日突然要为深圳申请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国际创意城市网络联盟”的“设计之都”召集规划与建筑界专家出谋划策。朱荣远、刘晓都、孟建民、张之扬、杜鹃等人都指出,深圳要说设计,不要光拿历年设计界的一些成绩 ...

新一代高新区?

17日港大Laurence陪伦敦AA学院教Urbanism课程的Larry Bath教授来访,谈到Larry作为新加坡JTC顾问如何帮助细化和实施扎哈哈迪德“有街道和城市生活”的Onenorth高新园区 ...

不爽无聊的会

今天下午开了一个最不爽的会议——南山区约着听取南油购物公园规划方案。本来以为他们关注并想特殊扶持照顾的在南山成长的某安娜床上用品企业的厂房改造,我也带着为其解决问题的态度和建议来,没想到却成为大佬们宣 ...

猪年办公室的最后一个下午

一个人在办公室,上农历猪年的最后一班,不习惯但享受这样冷寂的下午。 交完廖教授要的文章摘要,打听好最北的航班,酝酿着一次寒冷之旅。 是不是趁这冷寂的午后,盘点和展望一下? 我感觉走到了分水岭。 已经厌倦在这个 ...

为什么老是挫败

好像老是要和南山决策者对立然后被挫败。 最早1996年初做南山文化商业中心调整,想改变前一版本一味的高楼堆砌,纪念沧桑变迁的岸线、开辟悠然见南山的视廊、留一片不填的内湾、想更遥远的深圳湾填海。结果被当时 ...

城中村改造

17日、22日两天审查十三个城中村改造项目,晕。我只强调三方面,道路整理、公共配套满足、公共空间开辟。 ...

周五南美帮东湖小聚,又逢满月。和上月南美的月亮相比,少了清泠多了朦胧,少了银白多了昏黄。 检讨作业,只是惭愧,考察心得没写,就是流水账都没记全。 城市中国催我深港的稿子催得我不好意思。熬了几晚,今天终于凑 ...

一些零碎的感觉

因为修地铁,红荔路老图书馆以东段的行道树一下子没了,两边局部粉刷过的旧建筑裸呈着,像一个熟悉的老年人突然没穿衣服那么陌生和令人尴尬。 最近南方都市报追踪报道银湖别墅业主违章改扩建问题,专栏作家秋风认为规 ...

回到作品式的双年展开幕式

本来老马想将双年展弄得平民化和热闹就算了。出差回来,却又听说改回延续上届请孟京辉将开幕式导演为参展作品《城市变形记》的做法,这回请老马开初就想请的贾樟柯。 于是贾樟柯就来了。中午领导们宴请。下午看场地。 ...

上海一日

周日一早起来,从酒店打车到陕西北路815号的一栋老洋房。矶崎新在他上海的这栋办公室做短暂停留,可以有两个小时商谈MOCAPE(深圳当代艺术中心和规划展馆)设计国际竞赛第二轮的操作和评审。 比其他也要当评 ...

腰杆挺直真难

周末去了趟大梅沙,赶上二通道施工,盐坝高速关闭,大塞车。三小时闷在车上,把没完全自我修复的腰又给坐坏了,难以直起来。 腰杆挺不直,底气就不足,人变得很虚弱,周一一早只好颤颤巍巍去排队看医生。 医生是同事推 ...

大学与农民

今天旁听了新的大学选址汇报。深圳没地了,要拿出上平方公里的整块土地办大学,生态绿地或农村用地是两种不多的选择。生态绿地如同生命线,轻易动不得,只好放到村子及村办工业区里。这就带来村子利益如何协调的问题 ...

十字路口

上周三评议机场新航站楼站前服务区规划,结合专家发言,我谈了几个观点: 1、深圳机场未来定位因为夹在广州香港之间的缘故而不敢做太大的期望,但优越的地理位置以及今后沿珠江东岸及跨江所修建的一些列公路铁路交通 ...

自行车的时运

中午李程坚持让我过来参加与双年展策展团队及负责场地外围环境设计的都市实践一起讨论双年展里的自行车设想。 我提到昨天凤凰卫视报道巴黎15日正式投放一万辆公共自行车的事情(详见革命性标题报道:巴黎交通大革命 ...

方案的汪洋大海

今天一早一场豪雨之后,晨煦清晰饱满,光影对比强烈。我在吉普上飘过人来车往的街道,感觉如进入某个曝光特别的电影场景。 深圳当代艺术中心及规划展馆全球公开竞赛的方案今天开始预选。预选小组要从来自60多个国家 ...

我们为什么不愿意步行?

南方都市报6月20日有篇报道《小区封路 学生绕行》说: “莲花小学被6个小区团团围住,学生上学要从各小区穿行。昨日,与学校相邻的现代园、紫玉花园在小区各出入口装上铁闸门,封闭了小区道路。此举令莲花小学的学 ...

一纸书来只为墙

上午正在与中规院开会讨论皇岗村改造问题,硬是被光明高新区一家企业插进来,反对在其用地与相邻厂家之间设置一条一家一半的公共道路的要求,以便他们更好沿着红线修筑围墙。 我怎么样向这些因为高新而炙手可热、建设 ...

中心公园如何中心起来

中心公园原来是深圳带状城市组团间的隔离带,号称800米绿化带,原以荔枝林为主。1997年为迎接香港回归而匆忙改造成市政公园,命名为中心公园,虽然位于深圳中心,却人气萧条,偶闻有治安案件发生。市政府也注 ...

光明新城作坊(2)

三天作坊,今天结束。 第二天上午轨道走向和垂直城市布点得到协调和调整,一如我之前的设想来调整。 Rainer表现了慢条斯理后面的坚持不懈,不管是垂直城市位置,还是交通。我无法判断这是固执还是对真理在握的自 ...

光明新城作坊(1)

光明新城作坊开张了。开张的序幕或者说小插曲是老库的到来。 早上老库八点四十来办公室,先谈深交所广场设计。有了两横一竖的人行通道及与地下轨道空间的连接,我觉得改进很多。上次来谈时广场上有个超尺度大坡道向南 ...

忙碌的困惑

这个季节,处于忙碌和枯燥之中。因为枯燥,所以也没什么可写。且记点儿忙碌中的问题。 深圳总体城市设计该从哪些问题和对象入手?是以服务为基础的城市等级中心的疏理和强化吗?我有困惑。 深圳湾北、西两片填海区,确 ...

记点流水账

上周四市里听了我们三个项目汇报(地下空间、中心公园、深圳湾填海),肯定的同时都列进实施计划,又成了我们新的工作重点。债多不愁,虱子多了不痒,人还是这些人,新的事压上来,就如前浪推后浪,旧的事就会渐渐淘 ...

组合

在崩溃的边缘或者已经崩溃,无暇细究。 三天上班,第一天就晕的,又冷又空乏。 昨天居然睡过了,开车赶路,细雨缤纷,正是断肠时节。悲由心生,凉从意起,竟然无法自制、言说和解脱。也许是时差太累?也许是因为压根就 ...

烦躁

今天陷入前所未有的烦躁之中。办公室桌面清理永远跟不上堆积的混乱,恰如我大脑的混乱。会议通知、文件、行程表、建筑方案、双年展和公共艺术基金、土地合宗、社康中心取消、社区 配套和公共空间百分比、建筑高度提高 ...

爬山喝茶

坐在石头上,看着断后留下陪我的同伴一张一合的嘴唇,用缺氧的大脑艰难地接收他的信息。有那么一刻,我是多么想合上双眼,就此睡去。我一下子理解了为什么那么多登山运动员无畏地将自己留在高山之巅,在精疲力尽氧气 ...

间隙

每天都要敲打疲惫酸疼的皮囊,驱赶睡意,才可以起来。 一缕暖风拂过,我知道这个暖冬推迟的寒流终于过去。切成几段的红薯躺在盘子里,圆截面上有双筷子插过的眼,像几个猪鼻子滑稽地摆在餐桌上。晨光细碎地摊在阳台上 ...

轻松和兴奋

昨晚轻松,难得我这条业务链上的领导和部门同事在一起吃饭,不是为了公务,而是凑一块看一次意大利旅行照片并神聊。 大家分享了意大利的红酒、历史建筑以及深圳在意大利申办大运会的历史场面。这种和谐气氛,以及专业 ...

告一段落

过年前后都在焦虑联络的重要活动终于都结束了。这些活动包括7日光明评标、8日光明研讨、9日双年展组委会召开、13日策展人会谈、14日老库老马光明研讨及双年展新闻发布会。我期待的矶崎新、张永和、库哈斯、马 ...

大事一周

这一周尽是大事,忙得来不及总结消化。 周一城市行政长官用一天时间到规划部门调研,敲打以研究和低效著称的规划龙头,吹响本届政府要花大钱搞建设的号角。 周三四光明活动评标与研讨。 周五第二届双年展组委会第一次会 ...

开门忙

年假将近的几天忙着给来深亲戚做导游。年假后第一周上班,更是忙得抓狂。一年之计在于春,可不是好开头! 一忙双年展,看场地,摧策展计划,约组委会时间。还得惦记人家的宣传文化基金,以及在推动公共艺术基金上可能 ...

年关近事情多

年关将近的一周,总觉得太所事情要做,也做不完。 台湾的艺术家杂志撰稿人来,把深圳的一些艺术建筑朋友都串到了一起,话题自然离不开双年展。周二晚聚会得到的华侨城创意园二期今年可以清理出来的信息,周三与主管市 ...

又见老库

老库与深交所合同签了。第一次向合同业主汇报方案,顺便来我们这里坐坐。 我约了我们的头儿,和老库聊了一刻钟,然后回到我的部门详谈。 从1995年就关注珠三角的老库,今后一段时间里按合同基本上每月要来深圳一次 ...

工作酒

有这么一样东西—— 喜欢的人会想办法让别人多得,不喜欢的人也会多得或想办法让别人多得。 表达敬意是它,表示惩罚也是它。 高兴的时候不会缺少,难过的时候也不会缺少。 这样奇怪和矛盾的东西就是酒。 年头年尾,酒席就 ...

质朴让我喜欢

这一周在市府办公厅领导的主动督察和指导之下,重点在落实07深圳双年展场地。 原来的设想是把园博园整体或部分拿下,但城管部门舍不得割心头肉,于是缓兵和借刀之计都使了出来,建议我们用还是一片秃山的安托山公园 ...

恍惚

这一周状态恍惚,一个困字。 常常睡意没有,但早上还能起来。十三日到香港与建筑师学会面谈合作举办双年展意向,并顺便参观他们威尼斯双年展在香港的回应展。下午赶回来后,刁中又来跟我说光明新城国际咨询会的事,当 ...

诸事不爽

秋冬干燥,肝火也旺。这一周似乎诸事不爽。 先是有一份文件当天加班自觉办完,次日一早却还被人闯到办公室催办。这种步步紧逼的监视令我非常不爽,按耐不住心头火,把来人给骂了回去,重复起快签文件还得罪人的老路。 ...

闲情与险情

今天是深圳长跑日,一年跑一圈,大部队跑大圈,我独自跑小圈。跑完后还早,在八楼大露台上坐着,一个人在晨光中看书喝茶,偷得片刻的闲情。 两个多个小时后,那一片刻的闲情转化成险情。 我正在开会讨论龙华车站城市设 ...

片刻的宁静

上午去《周末画报》的现代传媒集团谈双年展合作事宜,在小接待室等待时,坐在面向深圳湾的桌子前,窗明几净,随手翻阅《生活》中的闲逸文章和精美图片,感觉享受到片刻的宁静。 在求是大厦楼顶望四周,北边是竹子林密 ...

如何保持平静

怎么在三拨人有约不约都来等你开会谈事情时保持平静的情绪?尤其是还有人告诉你在法国邀请函之外还要赶紧去弄一张意大利邀请函才能赶在闭幕之前去看威尼斯双年展的时候。我恨不得自己一分为三,其实这时候要分裂的不 ...

理想城市与城市理想

黄金周之后回来上班,因为在周六周日都安排了会议,掐指一算,要连续干十三天不休息,真是吓了一跳。 周五、六在东部的云海山庄与深圳建筑专家开闭门会议讨论《深圳市城市与建筑设计标准准则》的建筑篇章,将华森与深 ...

刷墙与办公

这几天开车上班,经过一处工地围墙,总看见几个工人在给围墙批灰。 我就忽然想起汤姆索耶来。那小子将一项刷墙的苦差变成一件很爽的事情(即使是装出来),然后再将这件很爽的事情交换成一块咬过的苹果及奶酪。 我怎么 ...

做事发火,等于恶人

周一,周二,周三,连续三天开会工作到晚上八九点。 这是什么样的机构和工作?如果是突发事情还可以理解,全部是日常业务,涉及繁杂而疏漏的规划体系和管理制度、冗长和低效的规划编制和审批程序,以及陈腐教条的城市 ...

不堪快跑的城市规划

周日开了一天会,由规划局最高领导主持,讨论年度土地准备、沿江高速公里选线、深圳城市岸线轴线宏观城市设计等重要城市规划问题。 之所以周日开会,是规划管理的正常业务时间已经安排不下这些正常的规划业务,反映出 ...

幸好有个好天气

今天准备加班,晚饭在食堂吃。出来看到金色阳光照在办公楼和水面上,天高而蓝,云淡且粉。将近一个月的雨季把深圳污浊的空气好好涤洗了一番,非常爽朗与清晰。平时总是在办公室待到七八点钟才走,忽然在这样晴朗的天 ...

又是考试、足球和展览

周六职位竞聘面试,吸取笔试不看书的教训,周五晚还是拿出同事热心帮我找来的面试参考书学习一下。可左看右看看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搞得阿根廷6比0大败塞黑的比赛都没看囫囵。本来也要早点睡,可轮到零点档的荷兰与 ...

出差北京

周一忽然接到通知,周二到周四就去了趟北京。第一天到首规委取北京总体规划修编的组织申报之经,后面两天参加建设部组织的规划年会学术会议,也主要是给两位深圳发言人(分别是规划局领导和主管副市长)捧场。顺便呢 ...

库哈斯来访

库哈斯Rem Koolhaas由马清运陪同,上午来规划大厦走访。 老头瘦高,与老马成为对比。一见面库哈斯觉得见过我。我们聊起深圳中心区的城市设计,老头很能理解,开发密度方面也有共识,而且很享受我们的电脑城 ...

又是展览

首届深圳双年展作者Adrian Blackwell准备10月在他任教的多伦多大学办个中国城市化状况的展览Detours:oblique approaches to Chinese urbanization,看上了双年展展出的在中国少有的将大道 ...

城市设计的新标准

昨天下午,邀请华南理工大学王世福教授在规划大厦演讲厅做了场讲座,作为正在征求意见的《深圳城市设计标准准则》的前期推广活动的开始。因为这个标准准则与已颁发的《深圳城市规划标准准则》有很多观念和标准的不同 ...

婚礼、评标会和饭局

奇怪最近成了结婚季节,好多年后的上周参加了一个婚礼,昨晚又有一个。还是二三十桌,还是酒店司仪,还是第一道菜是烧猪后面是龙虾排骨。不同的是这一回香蜜湖好世界是由财神爷鸣锣开道上菜,衙役举着大双喜代替肃静 ...

期待市民中心的第一个婚典

前天同事儿子结婚,在中心区北海渔村大宴宾客。第一次参加这么大型的婚宴,挺新鲜。 仪式都包给酒楼来策划主持,问问男婚女嫁是否愿意,吊颗果子逗逗新人,开香滨切蛋糕……这是否是当下 ...

春游深圳的河

“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老同事到水利规划部门任职,负责深圳的河道整治,做了些改造设计,要在周末找些人评议一下,顺便现场看一下,来问我的看法。 在湿润的四月 ...

审美疲劳

昨夜今早经过华强北深南路口,发现人行天桥没了,空荡荡很不习惯。这座天桥实际成了华强北街的门牌楼或者说地标了,尽管是临时钢架,习惯了也就无美丑。其实审美成习惯的事物是放松而不是疲劳。老是审美变化的事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