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腰要点

有很多人听说我克服了四年前严重影响坐行起居的腰椎键盘的问题,向我取经。今天找时间写出来,希望这点久病悟出的心得,对大家有所裨益。 要点之1:放下 腰的压力不但来自身体重量,也来自精神。现代人为各种事情焦虑 ...

拜年拜年

祝各位兔年吉祥!新春愉快! 手头找不到兔子照片,只好拿去年在美国剑桥的这只肥松鼠来给大家拱手拜年。正面看,拉长耳朵后和兔子也差不多了。 这张是替设计中心发的贺卡,logo算是临时的。提前意思哈,替设计中心 ...

通则不痛

几年来隔三差五的腰疼不发作了,变成四五个月来的走路腿疼。腿疼发作的步行范围渐渐从千米缩短到百米,已经难以支持到停车场的走路接驳距离,以及看展览式的漫步,也突破了站着说话不腰疼的界限。 于是四周前决心去看 ...

还是有好人

昨日中午同事告诉我有人电话过来说捡到我驾照,不知是否有诈。 我一想,出门没找到驾照,估计是丢了。电话过去,对方仅说在侨城沃尔玛来取就行。 我赶过去途中,想想应该是周日参加侨城设计节在逛创意集市时丢的。当时 ...

雾或者霾

这两天一点都没有中秋之后的凉爽。 早上是白稠的雾或者霾,日间闷热,晚上看灯火阑珊夜空晕暗,仿佛城市泡在水底。 好在有时能感受到一丝微风吹过。 ...

无助

地震既重又繁,需要众人来帮忙。 圆月太过无聊,需要云霾来帮忙。 抑郁无法表达,需要愤怒来帮忙。 可是沟通如果缺乏语言, 却需要什么来帮忙? ...

两周腰录(下)

7月7日 周一一早,到市政府汇报几个项目情况。华强北的改造开发动力日益强烈。可是面对华强北的人车矛盾问题,每个人都有主张,却没有任何的共识和系统的讨论。诸多建议包括车道下沉说、地下过街说、天桥过街说、沿 ...

两周腰录(上)

6月30日 后来细想起来,这天早上,一个新的工作周的开始,似乎都很顺利。甚至因为起得早,还有时间做了几个疑似瑜伽的拉伸动作。难道是前两天一次从卫生间窗户伸手去够阳台上的煤气开关时伸展过度?抑或这段时间在 ...

百年不遇

百年不遇的暴雨,已经下了一个多礼拜。南方各省,洪水成灾。 今年有太多的百年不遇,比如奥运,比如地震。 人生不满百,躬逢如此多百年之不遇,幸耶?不幸耶? 穿行在茫茫无边的雨阵中,感受百年孤独。 ...

悲天悯己

昨天下午开会时听人议论四川地震事,初不以为意,后闻京师沪上皆震,难以相信有这么范围辽阔的震法,觉得或许是杯弓蛇影庸人自扰。晚上写写东西,看看书。困惑于克里希那穆提那些关于生活、爱和性的话题,难以读懂, ...

忽然早醒

有一天,就是前日早上,忽然六点多就醒了。 想起前一晚刚看过克里希那穆提的书,那是关心我的人要我读的书。开初读的几次,我甚至睡着了,渐渐才有所启示。 起来看窗外的景色,用不含记忆和比较的眼光去觉知当下的景物 ...

漂泊

23、24两天周末去丽江会了下老马,谈谈事,泡泡玉龙山下悦榕饭店小院子的一池热水,更主要的是我无法忍受继续呆着的现状。 终于收拾行囊,开始漂泊,暂时获得一种宁静的解脱。 ...

人到中年,圣人说不惑,我尤其惑。 惑身边的一切,以至于茫然和麻木。 ...

海边早醒

与兄弟部门年叙,在大梅沙的酒店晚饭和过夜。 在海边奇怪会早早醒来,也许是涛声的缘故? 看日头上来,房间里晨光温暖。 松松生锈的各个关节,写写东西。 从没有的体验,很爽。 只是酒店很贵,早餐后就得撤,遗憾。 在有日 ...

飞走的鸟儿

午后坐在沙发上,一抬头,一只小鸟停留在阳台嘞杜鹃的枯枝上,头上戴着高尖的黑帽,正在寻摘着最后几片绿叶。它的旁边,还有另外一只同样的小鸟,也在刺丛中寻觅着。我看呆了,不敢动作。后来悄悄去拿相机来,却发现 ...

歇下来的可怕

上周休假。 一是家人有恙,要一起面对莫测结果。好在,命运眷顾我们,将一场虚惊化为小小外伤。说来惭愧,内人在外打拚,辛苦忙碌不逊于我,挣钱也比我多,人缘更是比我强。特地请一周假的表现,还没有人家公司朋友的 ...

生命神秘无常

首先沉痛悼念今天凌晨交通意外去世的一位交通专家汪弘毅博士。作为深圳城市规划设计院副院长、我的前同事、邻居及规划研究项目的合作伙伴,在正逢深圳规划院17年校庆的日子里突然走了。这件事对于与我相关的城市规 ...

视觉疲劳

深圳雨季的间隙,空气被反复冲洗得稀薄透明,日光强烈,能见度奇高。 建筑色彩都比平时饱满三分,城市的一切都清晰得不真实。 就象过于高清晰的电视或照片,人脸的的毛孔暗疮都清晰可辨,反而让人不舒服。 因为一切细部 ...

疏离

生活越来越单一和封闭,一天基本上是在住宅、汽车、办公室和会议室的包裹之中。 什么时候下暴雨了,那里浸水了,树倒了,都是看报纸才知道。 天气的阴晴体会不到,股市的冷热也与我无关。 同学、朋友、老乡,渐行渐远。 ...

断想几则

1、衰老 睡眠是人体休整、分泌、发育和成长的环节。青年之前,总是睡不够。忽一日醒来,天还没全亮,早起的鸟儿在叫,环卫工人在沙沙地清扫,眼睁睁地看着房间慢慢放亮,再也睡不着。我想这是衰老的开始,因为即使劳 ...

挫败感

昨晚一怒之下,打了儿子,砸了他沉迷的电脑,自己也深深陷入挫败感之中。接到老师关于儿子数学作业的电话,我已经是一再按奈自己,但在后来的调查问话中,我终于还是被他的吞吞吐吐默默唧唧以及一贯以来的藏藏掖掖我 ...

踏青

走入银湖深处,看花匠菜农劳作,踏点田头山脚些许的青色,吐纳山谷阴湿的空气。湖边有棵大叶榕树,还没披上城里同伴早该披上的绿装,枝丫横疏地绽放在空中,偶尔有一两片嫩芽绿叶点缀在梢头,让我难得地感觉到犹如在 ...

年节

平淡的节日,对于我。 年饭就在电视机前吃火锅。春晚的庸常,一如我的生活。 本来初一想回到我出生长大的半岛,但家里人意见不一,只好作罢;也在海边定了两间房,还是众口难调,无法出门。所以这个初一就在懒觉、汤圆 ...

观展看戏

昨天下午位于中康路8号的雕塑院搞了个自娱自乐的展览,扎堆在此的设计创意机构包括婚纱摄影在内,利用雕塑院的小展厅做了个集体亮相。院外则找了很多人来摆卖手工艺品和书籍。诚如院长孙博士说的,大狗小狗都要叫。 ...

月圆

有时候情绪会莫名地变差,搞不清原因。 晚上本来是参加雕塑院组织的聚会,但临到时间要确认时发现聚会已经推迟我却没有接到通知,而电话那头雕塑院的老夏竭力拦截,实在推托不过,只好将错就错,参加了一次雕塑院的年 ...

余震

26日晚台湾地震,当时没有感觉。次日晚我的胃发生了余震,感觉强烈。 地壳下的变化很难察觉,但皮囊里的变化还是很容易察觉。先是上午开会时逐渐发冷,到中饭填装速度和数量开始打折扣,下午碰到蔡屋围村领导跑来以 ...

皮囊

这个周末,阳光明媚,阳台上的日影却是无聊和惆怅。 一只大黄蜂降落下来,用两只前脚梳理触须、脸颊。那两只细胳膊甚至如万向节般灵活地翻转过来,自如地按摩自己的背部。然后,它放下两只前脚,抬起两只后脚,整理如 ...

惊梦

好象与家人亲戚在吃饭。端上来的是一盘蒸蛇,但他们似乎已经很熟悉其中门道,并不心急,而是要做一个演示。 一条雄蛇被安置在一条雌蛇上面,让它们的性器相连。雄蛇高昂着头,象高迪的蜥蜴,但鳞片斑驳脱落,一副僵硬 ...

周末

何香凝与OCAT 图书馆与书城 待续 ...

乐趣

四号光明研讨会后的第二天,我和MIT的亚历山大及港大的杜鹃在华侨城OCAT附近吃饭。说到抽烟,喝酒,点菜,我都不会。于是引出关于我的生活缺乏乐趣的问题来。 我问亚历山大有什么建议,他说可以去马杀鸡呀!原 ...

失眠

好象是个北极熊出没的地方,眼前一片蓝色的平面,不知道是平静的水面还是泛着冷光的冰面。 我跟谁介绍着情况,说你看远处那个白点不是北极熊吗?正指着,那白点转过来,朝这边疾驰,象快艇或雪橇般平滑流畅。 到了跟前 ...

厄运来了,好运还会远吗?

过来的一周对我是个打击。 我和我的家人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一些危险的病变在我们身边发生了。 好在现代医学虽然解释不了但已经能够控制和解决。 最坏的时候已经过去,相信会越来越好。 生命短暂、脆弱,而且无常, 我们 ...

失眠之后的痛快

我沾茶酒都会兴奋失眠。昨晚因为一个不好推却的应酬,难免喝茶敬酒。本来前晚就睡得少,所以刚等到德国和瑞典开赛,眼皮就不听使唤。半夜里醒来,气候闷热、大汗淋漓,听窗外鸟儿的啁啾如同喧哗,当时大脑清晰,想通 ...

愉快周日

今天既没考试(原定今日的面试推迟到下周六)也不用布展(只需到展场对设备播放做点补充说明),可以睡一个安稳、充分的懒觉。 中午去展场,没想到与昨日开幕的热闹相比,已是门庭冷落车马稀。所有的投影都关了,我的 ...

之间

在劳作与休整之间 在文山会海间与缪斯之间 在办公室与家之间 在得和失之间 在愉悦与焦虑之间 在前天、昨天与明天之间 在执着与散漫之间 在to be 与 not to be之间 我是否会分裂 在精神 与精神之间 ...

我怎么变成这样了

昨天深圳又冒出一个高中同学,于是大家又聚一聚。 有的人过去内敛安静,现在反而活跃,吃完饭还要泡吧卡拉ok,真是充满活力。我呢?同学提醒我:你过去不是很好动吗?很多体育项目都是你带大家玩的。 是吗?我也吃惊 ...

再测再暴露

前段报道警方成功运用心理测试破了十几年的连环杀人案,非但如此,现如今心理测试泛滥民间。前段刚被测了一把,暴露了心理邪念。昨晚在家里,又被测了一把。 题目是:刚好灶上水开、外晒被子下雨、门铃响、电话也响, ...

肠炎与城市

昨天一早起来,感觉好多了。有了点力气,可以去上班。但既然可以去上班,也就有力气上医院,看看是怎么回事。干脆看个中医,看看即使好转,还需要怎么调养。 第二人民医院门诊,就在顺道上。人还不少,连中医也不例外 ...

病态

艺术能产生陌生化效果,病也一样。 病能够使人摆脱日复一日的劳作,与深陷其中而不觉的生活环境拉开距离。 于是你能感觉到拂过面庞的一绺微风,能品味亲手削一只苹果的芳香,能看到白天如何转变成黑夜。 院子里的保安, ...

被测了一把心理

昨天几个人吃饭,有人出了道心理测验题,本来不信也不敢兴趣,结果想想却有点意思。 说的是有位W和异性M、S同住江一边,M、S皆中意W,可W中意江对面的异性L。W要到江对岸看L,得向M或S借船过江。M知道W ...

状态

从山峰 坠入深渊 生命如此孱弱,虚空 如一叶橡皮筏 而不是浮槎,飘落 虚空本身,如何进入另一个虚空? 深谷无声,或有声 思想沉重,或不重 恰似霾 不上升成云 不落地为泥 挥之不去,如网重重 或需挥刀,自宫? 在软弱无力中 体验锐 ...

随机假日

对一个整天忙得不可开交的人来说,黄金周总是显得突如其来,还没做出门的计划(尽管我有一张年内到亚洲任何城市的西北航空来回机票),我的假日之旅就被搁浅在家中。 其实这也是不错的安排,避开汹涌人潮,守株待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