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Categories
设计中心

回到原点: 设计能为保障房做什么

保障房无疑是中国当下热词。今年4月底挂牌成立的深圳市城市设计促进中心,接受深圳规土委委托,开展保障房设计创新研究,这无异于接过“烫芋”、趟入“浑水”。 Google一下保障房,有2.15亿条。最显赫的数字是,今年保障房开工要达1000万套,5年新建保障房3600万套。折算下来,需建25亿平方米房子,占地1千平方公里,投入5万亿人民币,容纳1.25亿人口。最多的疑问是:资金、土地和分配。 再Google一下保障房设计,有6.18千万条。头条报道北京5项提升保障房设计水平措施,其一是“定期组织参与保障性住房设计人员的建筑美学、建筑艺术专项培训,增强行业单位参与保障性住房设计的责任感”。仅接着另一篇文章可能解释了原因:“北京绝大多数保障房地理位置偏远,户型设计单一,交通不够便利、周边配套不健全的问题普遍存在。” 针对这沸沸扬扬大干快上的保障房,设计能做什么呢?设计中心5月份刚刚举办过的“人民的建筑”谢英俊建筑实践展览,给出一个“互为主体”的社会学/哲学上的启示,即是要追问设计的“他者”。讨论保障房设计,同样的问题是:保障房的住户是谁?他们在哪里?他们的需求是什么?已经入住的保障房和用户又存在哪些问题? 要设计好“人民的”保障房,设计人员不仅仅是要培训所谓的美学、艺术和增强责任感,而且首要的是去寻找和调研人民用户,探索与人民用户沟通互动的方法。北京绝大多数保障房的问题, 其原因显然不是组织设计师美学艺术培训能解决的,而是应该寻找用户主体并与其互动的问题。 其次是重新审视现有的已经完全围绕商业房地产服务的设计专业知识和设计方法,回到为居者有其屋而设计的原点:中国设计界还能设计出让居者承担得起(affordable)的便宜房子吗? 另外,快速实现居者有其屋固然是一个美好愿景,设计也要兼顾到“慢工出细活、萝卜快了不洗泥”这样的常识,才能实现从深圳速度到深圳质量的转型。 最后,设计能为保障房做的,除了通过图纸上的设计来满足保障房的计划指标,还能否设计制度与政策,来更好地应对资金、土地、分配、用户需求、位置、交通、配套、户型、材料、绿色技术、设计标准等等问题,从而更直接有效地实现“居者有其屋”? 因为据统计全国城镇人均建筑面积已达30平方米,深圳更是达到40平方米。还没出发,终点其实已在原点之中:人均角度地看,所有居者,原来已经宽裕地“有”其屋了。房尽其用,则居者有屋。是赶着5年内为1/5城镇人口快速设计建设增量新房,还是通过政策设计更有效地利用好已有存量房子,对于土地、能源、材料都尤其紧张且面临耕地保护与节能减排压力的中国来说,也是一个值得慎重权衡的大设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