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Categories
土木再生

湖贝请留门!

湖贝请留门! 就连东门,都已没门儿。 时间开始了,中国! 有些门也打开了,中国—— 可是我们的钥匙却丢了! 还好,深圳速度抛下湖贝,3/8门虚掩着 找不回家乡的深圳人啊 不妨从这儿穿越回400年,去逛东门—— 那时有真的门,那里有墟可趁 谷行街,鸭仔街,鱼街,猪仔亭,晒布路…… 都是名副其实呦! 黄贝岭、赤勘、罗湖村、南塘…….

分类 Categories
未分类

岗厦罗生门

岗厦样本:多方视角的城中村改造 (或:岗厦罗生门) ——岗厦旧改项目资料汇编、研究及出版课题计划(草案) 背景 快速城市化过程中的城中村发展现象及其改造更新越来越成为城市研究的热门课题。研究清楚城中村的产生机制、在城市中扮演的角色、改造更新带来的影响,对丰富中国城市学科的理论探索、以及进一步指导中国城市规划建设的实践,都有很实在的意义。但在快速的城市开发中,最缺乏的就是完整全面的档案信息,尤其是各个环节和参与主体的资料。 土木再生城乡营造研究所是08年汶川大地震后由深港等地建筑师等专业人士发起、旨在为灾区/乡村/受忽略社区提供专业支持的民间机构,同时也是推动城市/乡村营造设计研究的资源平台。因此在了解到岗厦村改造开发机构有整理汇编项目各方面资料以供研究和推广的意图之后,土木再生城乡营造研究所提出岗厦改造项目多方位全过程资料汇编出版计划,以多角度展现岗厦这一典型城中村样本在成长、改造过程中的社会、经济、政治以及城市规划、建筑设计的诸多影响因素,以及参与者、利益相关者等各方的诉求与观点,来展现城中村变迁的影响力量和机制。 岗厦村河园片区岗厦位于中心区的东南片区,是深圳福田中心区内惟一的城中村, 拆迁前总人口约6.8万人,其中常住村民486户900人,暂住人口约6.7万。土地面积15.16万平米,房屋栋数590栋,总建筑面积51.4万平米。改造后建筑面积约70万平方米,人口减少至7000人,规划饱和居住人口1万人。 岗厦规划从1998年开始,邀请过很多设计机构进行改造设想,有过很多不同版本规划方案。2006年,由金地集团控股子公司金地大百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深圳市福田区旧城区重建局、深圳市岗厦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签订协议,对岗厦河园片区进行改造。接受改造的岗厦村民大多以选择房产补偿为主,根据周围新楼盘的市价推算下来,岗厦原住民中别人资产过亿元,可以说是全村几乎无人不是千万富翁。因此岗厦改造再次引起各方关注和讨论。 内容大纲

分类 Categories
未分类

村络:土木再生展览计划

“村络”Rural Meridians作为展览主题,也是土木再生reTUMU一项通过新媒体IT、数据研究Big Data和地图绘制Mapping等创新方法进行乡村实践研究和分享的计划。村络有三层意思: 一是在新型城镇化大背景下重新梳理被忽视甚至被中断的乡村脉络Rural Context; 二是建立乡村实践交流与协作网络Rural Design Practice Network; 三是通过协作网络穿针引线去发现和点按乡村健康发展之穴位经络Rural Acupoints /Channels。

分类 Categories
土木再生

5-12营造计划

今天开会讨论“设计非主流”展览筹备,很有进展。 因为有新面孔,我还是从头介绍这个展览的缘由。5年前汶川大地震震醒了很多人,成为中国NGO元年。深圳、香港两地一些专业者联合起来到灾区帮助规划设计学校。他们深受台湾9 .21大地震后专业界发起结合教育改革的“新校园”运动和建筑师谢英俊与邵族居民“协力造屋”设计实践的影响,提出“土木再生”作为志愿团队名称,在当时的纲领中写到: 这是一项以持续相当长时期来解决问题的社会实践工程,因而“土木再生”不是冲动和应景式的短期行为。 “土木再生”希望通过对本地传统的、当下的以及未来的土木建造方式的反思和探索,来推动一系列的再生,包括:受灾环境的再生,家园、生活和希望的再生,土木资源(包括废墟材料)和适于当地(包括羌、藏等少数民族地区)的建造方式的再生,以及“土木”专业自身的再生。因而“土木再生”不是一种外来和现成的规划建造方式的简单移植或者说入侵。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75adaa0100oed0.html 在为灾区组织“新校园”全国设计竞赛,并帮助设计建设5所小学1所幼儿园后,“土木再生”继续延续并在社会组织管理改革的深圳完成登记,成为“土木再生城乡营造研究所”,兑现着“不是冲动和应景式的短期行为”的承诺。 2011年谢英俊“人民的建筑”香港巡回展期间,我看到香港NGO 机构IDEA组织捐助者、设计师到柬埔寨与受助者、使用者一块儿讨论设计和建造乡村教育设施的展览,于是就有了将不同乡村/边缘设计实践组织一起交流展览的想法。去年底IDEA负责人Robert写信了解到深圳进行展览的可能,促使我提出在5.12地震和土木再生诞生5周年之际进行联合展的计划。考虑到深圳“设计之都”和“志愿者之城”的双重角色,我也希望展览突出设计与创意公益这一交叉领域,并结合今年深港双城双年展“城市边缘”主题,提出“边缘设计”或“设计非主流”的主题。不过需要强调的,这不是一个简单理解为公益活动的展览,而更应该是一个反思设计哲学、机制和方法论的专业展览。只不过,将设计问题开放给公众来参与和协作,本身就是一个专业话题。 听完这个开场介绍,都市实践刘晓都的反应是,为什么非得在5月这么不够两个月的时间里应景地做一个展览?为什么不可以从5月开始一直延伸到双年展举行的12月? Riptide的梁秀枝建议展览可以考虑巡回。钢构企业的邱飞则表示可以赞助物料。这又启发了建筑师张琦在户外搭建临时展览设施的想法。这样一个原先只是突击一次性的展览,逐渐演变为更加开放互动、强调专业研究的包含研讨、展览和传播的计划。在大家重新讨论活动名称并暂时称为“非主流营造”的时候,王一人小伙子一句“5到12月也是纪念5.12的意思”又启发了正在为寻找能准确表达学术主张的名称而头痛的我们,于是,“5-12营造计划”就这么出炉了。

分类 Categories
土木再生

为何要坚持“土木再生”?

土木再生2009年注册登记在深圳勘察设计行业协会二级分会时,就因为民政登记机关认为土木再生与学科名字有重合部分而不予受理,最后只好登记为“重建工作委员会”。这一次独立登记再次遭遇名字质疑,土木再生专员陈思羽来回穿梭解释,仍不能做通严格刻板的办事人员的工作,需要另外准备例如“土与木再生”、“睿土木”、甚至“土再木生”之类的备选名字。俗话说名不正则言不顺,眼看4年多的老字号要被迫画蛇添足颠三倒四,真是孰不可忍。于是特与陈思羽拟专文力争,最终获得通过。可喜可贺,特附录在此。 市民政局民间组织管理局: 正在筹备的”深圳市土木再生城乡营造研究所”向贵局提交了《名称预核准申请书》,由于登记处对字号有一些疑问,特补充提交说明如下: 一、关于字号”土木再生”的来历: 2008年5.12四川大地震激发了中国人关爱互助的精神并催生了很多民间社会团体。“土木再生”就是在深圳发起的以深圳、香港及台湾三地建筑、规划设计师为主的,致力于用设计知识支持灾后重建工作的专业志愿者联盟。成员包括职业建筑师、规划师、政府和企业管理人员、媒体人等多种专业人士。与一般的仅凭热情自上而下送设计进灾区的支援方式不同,”土木再生“的理念是”希望开展通过对震区传统的、当下的以及未来的城乡建设方式进行反思和探索,来推动一系列再生,包括:受灾环境的再生,家园、生活和希望的再生,适于当地的建筑材料和建造方式的再生。“ 在灾后重建工作中,”土木再生”取得以下成果: ㈠ 配合深圳市政府对口支援龙南的任务,由”土木再生”联系招募捐助资金、”土木再生”组织的专业志愿者提供设计服务和技术支持,最终落成的9所学校,分别是:“甘肃文县东峪口小学”、“甘肃文县刘家坪小学”、“甘肃文县城关一小”、“甘肃文县哈南寨小学”、“朱园坝小学”、“甘肃豆坝幼儿园”、“成县苇子沟卓越狮子小学”、“文县丹堡卓越希望小学”、“文县玉垒乡卓越希望小学”。 ㈡ 协助当地村民自建工作营地,联合志愿者合力建造阪茂板房。

分类 Categories
土木再生

“土木再生”如何再生?

“土木再生”如何再生? ——致“土木再生”全职岗位应聘者的一封信 各位应聘者, 感谢你们对加入“土木再生”产生兴趣。在双方真正做出决定前,我代表“土木再生”核心团队,希望就“土木再生”的发展、困境与挑战,先进行开诚布公的交流: “土木再生”之背景 “土木再生”是受5.12四川大地震的触动,以及台湾912震后重建的“新校园运动”、台湾建筑师谢英俊与邵族互为主体“协力造屋”的启发,由土木建筑界在深圳发起的,致力于灾后重建工作的一个社会民间团体。该社团联合起两岸三地的建筑、规划专业人士,同时也包括其他多种专业的社会服务人员。当年的行动纲领这样描述土木再生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75adaa0100oed0.html: “土木再生”集结以“土木”为代表的规划建设专业,为受灾地区提供的支援行动。这是一项以持续相当长时期来解决问题的社会实践工程,因而“土木再生”不是冲动和应景式的短期行为。 “土木再生”希望通过对本地传统的、当下的以及未来的土木建造方式的反思和探索,来推动一系列的再生,包括:受灾环境的再生,家园、生活和希望的再生,土木资源(包括废墟材料)和适于当地(包括羌、藏等少数民族地区)的建造方式的再生,以及“土木”专业自身的再生。因而“土木再生”不是一种外来和现成的规划建造方式的简单移植或者说入侵。 “土木再生”四年之成效 2008年9月11日,成都华林纸管房临时校舍落成,随着这一探索的成功实践,“土木再生”随即启动了“新校园计划”:“为希望而设计”——全国新校园设计竞赛,从中挑选出好的设计方案加以实施。四年来,“土木再生”帮助建成一所灾区临时学校(成都成华区华林纸板过渡校舍),组织了甘肃陇南地区6所新校园规划设计,建成了李家坪小学、丹堡小学、苇子沟学校三所小学和一所幼儿园,目前仍有哈南寨小学正在实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