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Categories
未分类

答《南方日报》城市设计话题采访

① 为什么在这个阶段将城市设计提到如此高的程度特别强调?其中有怎样的背景和发展需求? 答:中国近三十年快速城市化而建造的城市,遭遇了雾霾、内涝、拥堵、滑坡、各种公共配套事业短缺、旧改更新拆迁冲突与历史记忆中断、以及高房价等等诸多问题,这些问题显示了传统城市规划设计的诸多局限和无力,因此急需新的城市规划理论和方法。同时这些中国城市的严重问题也引起新一届中央政府的高度重视并连续举行了中央城镇化和城市规划建设工作会议。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对建筑与城市领域问题也均有诸多批评与指示,包括“不要搞奇奇怪怪的建筑”、“不能千城一面,万楼一貌”、“不能没有文化自信”、“要记得住乡愁”、“城市要像海绵”,等等。为了解决这些城市问题,过去没有处于城市规划主流的城市设计被一些专家建议作为重要的方法与工具。2015年住建部迅速在规划司成立了城市设计处,委托中规院等机构制定城市设计条例规范(中规院也快速成立了城市设计分院院),并组织全国高校建筑、城市规划、园林三个专业教育指导委员会来研讨城市设计学位和人才培养。一时间一波自上而下的、用来代替城市规划解决问题的城市设计热正在热遍全国上下。 ② 以往人们比较熟悉的是“规划”,“设计”是怎么区分的呢?城市设计在城市发展中的重要性体现在哪些方面?什么样的城市设计算是好的城市设计? 首先是城市规划与城市设计两者产生的历史背景不同。现代城市规划是在工业革命之后城市因为快速发展造成很多矛盾(如伦敦一度糟糕成雾都的环境和被恩格斯调研批评的异常恶劣的工人居住环境),因此有了莫尔的乌托邦、欧文等人的空想社会主义实践、霍华德的田园城市设想,并通过三十年代国际建协的雅典宪章确定了现代城市规划重视汽车交通效率和功能清晰分区的基本理论框架,并在二战之后城市重建中迅速发展。 正是鉴于现代主义城市规划实践的诸多问题,特别是在美国五十年城市更新中的简单粗暴(受到媒体人和社会活动家简.雅各布斯的带头反对,她后来著有对西方城市规划起到颠覆作用的《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一书),五十年代美国哈佛大学设计研究院较早提出了现代城市设计的概念,力求从系统的空间形态、美学和艺术的角度来解决当时偏重于机械功能分区的城市规划没有解决的问题。 目前的中国城市规划仍然主要建立在现代主义城市规划理论、以及从苏联计划经济时代传入的城市计划做法与配套标准的基础上,并在八十年代逐步形成了以预测发展规模、确定道路网络、规定土地用途及落实城市配套为主要目标的城市规划模式,主要体系和格式包括城市总体规划、片区控制性详细规划(俗称控规)和修建性详细规划(俗称修规)。而成果的法定化格式化导致了方法和流程的格式化,使得规划成果日益成为刻板、固化的八股文章,被广泛戏称为“图上画画、墙上挂挂、不如领导一句话”,难以起到实际作用。 城市设计从八十年代末期开始传入中国院校,并在九十年代早中期开始逐渐有实践项目。深圳是中国最早在政府规划部门成立城市设计处室(1994年)的城市,并在福田中心区等重点发展片区成立专门城市规划管理机构,大量甚至反复开展不断细化的城市设计,希望通过三维空间形态的研究和界定,来指导城市实现预先期望的形象。 因此通俗概括,可以说城市规划偏向于预测和定义每块土地用来建什么建多少的问题,城市设计则要进一步解决这快土地具体如何建建成什么样子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