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Categories
城市研究

提案:关于紧急抢救深圳“短命”建筑的建议

一、 纷纷“非正常死亡” 的深圳80后到00后建筑 随着深圳全面进入城市更新的建设阶段,才步入中年的深圳,正用第三、第四个十年的时间,不断擦除深圳的第一、第二个十年的建设痕迹。且不说因为迎大运等原因被大规模穿衣戴帽改头换面的建筑(如上海宾馆、大剧院、四川大厦、统建楼等等80年代深圳地标建筑已经不是原样),这20年光消失的早期有名建筑,南山区有老文体中心、南油总部大厦、深圳湾酒店、康佳厂房,福田有老区委大楼、华强北则有嘉华市场、兰光大厦、迪富宾馆等,罗湖有南国影城、友谊城、三九大酒店……这些仅仅是我作为老深圳自己知道的,不知道的就更多了。而正在准备城市更新计划拆除的,就有晶都酒店(100米1988年开业)、深圳大剧院(1984年建)、湖润大厦(80米2002竣工)、湖臻大厦(80米2003年竣工)、奥康德大厦(高层)、锦湖大厦(高层)、罗湖老区委大楼……这些楼龄从14-34年不等,完全没有到50-100年以上的设计年限。 二、这些建筑“英年早逝”有什么坏处? 这些年轻大楼的纷纷“英年早逝”,带来历史文化、生态环境以及社会层面的诸多不良影响。 历史文化的负面影响,就是让深圳历史上最重要的起步阶段的建筑文化都无处可寻,从而丧失历史层级的厚度和建筑文化的多元性,让深圳始终处于无法积累文化与历史的状态。 生态环境的负面影响就是成为深圳余泥渣土的两大来源之一,也是两年前光明大滑坡的主要原因之一,制造极大环境压力。拆除后建设密度更高,也增加了城市交通压力。 社会负面影响是大拆大建风气风行,未顾及社会公众感受、邻里社区和基地原有居民的相邻权益和居住权益。甚至从经济上也是一种高碳的社会资源浪费行为。 按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向住建部递交的《建筑拆除管理政策研究》报告,中国每年由于建筑过早拆除带来的建筑垃圾增量约4亿吨,约占我国垃圾总量的40%。过早拆除的建筑碳排放量约为中国碳排放总量的5%,如果考虑建筑再建过程中所需的建筑材料以及拆除时的碳排放量,建筑过早拆除将致中国每年新增碳排放量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