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Categories
土木再生

5-12营造计划

今天开会讨论“设计非主流”展览筹备,很有进展。 因为有新面孔,我还是从头介绍这个展览的缘由。5年前汶川大地震震醒了很多人,成为中国NGO元年。深圳、香港两地一些专业者联合起来到灾区帮助规划设计学校。他们深受台湾9 .21大地震后专业界发起结合教育改革的“新校园”运动和建筑师谢英俊与邵族居民“协力造屋”设计实践的影响,提出“土木再生”作为志愿团队名称,在当时的纲领中写到: 这是一项以持续相当长时期来解决问题的社会实践工程,因而“土木再生”不是冲动和应景式的短期行为。 “土木再生”希望通过对本地传统的、当下的以及未来的土木建造方式的反思和探索,来推动一系列的再生,包括:受灾环境的再生,家园、生活和希望的再生,土木资源(包括废墟材料)和适于当地(包括羌、藏等少数民族地区)的建造方式的再生,以及“土木”专业自身的再生。因而“土木再生”不是一种外来和现成的规划建造方式的简单移植或者说入侵。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75adaa0100oed0.html 在为灾区组织“新校园”全国设计竞赛,并帮助设计建设5所小学1所幼儿园后,“土木再生”继续延续并在社会组织管理改革的深圳完成登记,成为“土木再生城乡营造研究所”,兑现着“不是冲动和应景式的短期行为”的承诺。 2011年谢英俊“人民的建筑”香港巡回展期间,我看到香港NGO 机构IDEA组织捐助者、设计师到柬埔寨与受助者、使用者一块儿讨论设计和建造乡村教育设施的展览,于是就有了将不同乡村/边缘设计实践组织一起交流展览的想法。去年底IDEA负责人Robert写信了解到深圳进行展览的可能,促使我提出在5.12地震和土木再生诞生5周年之际进行联合展的计划。考虑到深圳“设计之都”和“志愿者之城”的双重角色,我也希望展览突出设计与创意公益这一交叉领域,并结合今年深港双城双年展“城市边缘”主题,提出“边缘设计”或“设计非主流”的主题。不过需要强调的,这不是一个简单理解为公益活动的展览,而更应该是一个反思设计哲学、机制和方法论的专业展览。只不过,将设计问题开放给公众来参与和协作,本身就是一个专业话题。 听完这个开场介绍,都市实践刘晓都的反应是,为什么非得在5月这么不够两个月的时间里应景地做一个展览?为什么不可以从5月开始一直延伸到双年展举行的12月? Riptide的梁秀枝建议展览可以考虑巡回。钢构企业的邱飞则表示可以赞助物料。这又启发了建筑师张琦在户外搭建临时展览设施的想法。这样一个原先只是突击一次性的展览,逐渐演变为更加开放互动、强调专业研究的包含研讨、展览和传播的计划。在大家重新讨论活动名称并暂时称为“非主流营造”的时候,王一人小伙子一句“5到12月也是纪念5.12的意思”又启发了正在为寻找能准确表达学术主张的名称而头痛的我们,于是,“5-12营造计划”就这么出炉了。

分类 Categories
土木再生

设计非主流

策展计划草案 一、展览名称:“设计非主流”创意/公益展 二、展览概述: 崛起的中国和这几年大事件频繁的城市,有着很多万众瞩目、媒体宠爱的标志性项目/活动设计,有着明星云集、名师鹊起的先锋探索设计,有着规模效率和扩张速度都极为惊人的大机构生产型设计。这些设计通过各种媒体、展览、论坛、奖项、商业广告得到广泛的传播,构成了专业及公众对设计的主要认知,可称之为主流设计。 相对而言,存在着一个通常会被忽略的广大领域,那里需要设计来改进质量、解决问题却可能无力支付或寻找不到合适的设计资源;也存在着一个通常会被忽略的小众实践,在探索如何为这些被忽略领域提供专业服务和帮助,同时也在探索一种与之相称、行之有效的设计工作方法。所有这些与主流设计对象、方法甚至传播方式不一样的设计,都可纳入非主流设计。 但是非主流设计不应是一种被动的、边缘化的、被拣剩而不得已的工作和分类,而是一种主动的、有使命和创意的行为。非主流在这里不是仅仅是对这类设计的形容或者限定,而是成为设计的一种立场、对象和目标。 设计非主流不仅仅是为非主流设计,也是与非主流协作设计;不仅仅是非主流的设计,也是非主流地设计。 深圳是“设计之都”,也是志愿者之城,设计和公益活动氛围都非常浓厚。用设计帮助有需要或受忽略地区、人群,是“设计之都”和志愿者之城的一个既有专业性又具公益性的交叉领域。目前这一交叉领域仍属于一个受忽略的边缘领域。在催生中国NGO元年的5.12汶川大地震年5周年之际,当年旨在帮助灾区特别是校园设计而成立的深港专业志愿者团体“土木再生”(现登记为深圳市土木再生城乡营造研究所)发起“设计非主流”创意/公益展,期望集合展示这几年一些设计类社会组织、民间志愿者团体所进行的具有一定公益性的创意设计实践,并提供一个非主流设计的创意交流平台。展览同时也向社会及媒体打开一扇非主流设计之窗,以便把这一受忽略的领域和创意实践带进公众的视野。当然也期望通过展览,为受忽视的边缘人群、地区及公益组织争取更多资源,让更多设计能为非主流服务。另外,“设计非主流”也很好地回应了今年12月份即将举行的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提出的“城市边缘”主题,因而也会成为双城展的外围展,为双城展预热。 此次展览计划邀请的机构及其实践包括:谢英俊乡村工作室在灾区和农村长期大量并且成功的“协力造屋”实践;香港中文大学无止桥团队透过鼓励大学生、专业人士和社会各界志愿者运用可持续建筑理念,为偏远农村修建便桥,改善社区;香港IDEA鼓励年轻专业人士参与海外志愿服务,通过跨文化交流,让全球青年互动起来,援助柬埔寨修建校舍;北京“绿十字”乡村建设实践;上海易拓邦灾后重建实践及黔东南州苗寨装配式“绿色建筑”;深圳本地则有组织“发现深圳”系列活动的锐态,举办“小小建筑师”活动,以“宝贝”带动惰性的“父母”,促进公共参与社区及城市建设的观筑,当然也包括“土木再生”在5.12地震后发起的“新校园计划”设计竞赛及援助的校园设计成果。当然如果作为一种参照和延伸,也可以包括这一类设计实践的国际案例,如参加05年首届深圳城市\建筑双年展的美国Rural Studio 的乡村社区实践视频 05年、TED 展示的Studio H开展的最新美国乡村社区设计实践,日本海啸后的建筑师实践(2012年威尼斯建筑双年展金奖),以及100美元电脑、300美元房屋等等。

分类 Categories
设计中心

“一百万”保障房设计竞赛策划草案

“一百万”保障房 设计竞赛策划草案 中国第十二个五年计划确定2011-2015年全国建设3600万套保障性住房(可容纳上亿人)。深圳自上而下分配下来的任务是同期建设保障房24万套(容纳超过80万人)——这是一项极为重要、紧迫同时尤其需要理性研究、积极寻找适宜对策从而减少失误和遗憾的任务。 “一百万”保障房计划则是深圳城市设计促进中心(以下简称设计中心)接受深圳规土委建筑设计处保障房设计创新研究课题,经过 客观、系统而又艰苦的前期研究,提出的设计竞赛策划方案简称。方案全名为:一户·百姓·万人家(1unit100family10000resident)。 “一百万”的三个数字,代表了所有保障房规划建设必须面对和解决的三个层次/尺度问题:“一”代表一套户型的具体设计,则如何为保障人群提供综合性价比最佳的基本居住单元;“百”代表解决保障房需求的资源整合策略,则如何将成千上万的保障房任务化整为零、以百户为单位消化在已有城市存量住房中或已有社区边角土地上;“万”代表万一出现的(“百”策略未能完全有效的情况下)万人保障社区的规划模式探索,特别是社区内保障人群低成本生活环境的规划建设。 本来这一课题最初只是一个保障房设计竞赛活动的组织工作,但设计中心“设计用来解决问题”的主张使得这项课题不能仅仅停留在获得一些户型与建筑设计方案、或者仅是憧憬和试图复制柏林住宅展览的影响力上。我们将保障房整个链条被从头到尾梳理一遍,以便找出所存在的主要问题,例如:真正的保障需求和房屋土地存量资源的善加利用、资金和房源的可持续性、低成本住房与生活环境的营造、国外低收入社区与住宅的经验教训……等等。 面对保障房乱麻中整理出的节点难题,设计如何能起到作用?什么样的竞赛题目能引导参与者真正系统思考和解决保障房问题?这成为更大的难题。我们曾一度为如何兼顾竞赛的专业性和政策设计的公众参与而纠结,也为竞赛基地位置和规模的选择如何能反映我们的研究立场和主张而头疼。通过召集政府相关机构、建筑师、开发商参与的多轮研讨和头脑风暴,终于找到了这个能兼顾规划设计与政策研究、城市策略与社区规划、用户需求与技术创新的竞赛题目,来动员和组织一次能真正促进保障房问题得到更加理性于系统解答的设计创新竞赛:“一百万”保障房。竞赛方案详述如下: 一户(1unit) 题目要求:根据调研资料(参见附件1或自我补充调研)中的保障人群对住房的具体需求和支付能力,分别自选单身、双人、三口之家、三代同堂之家设计或改造性价比最佳的户型。

分类 Categories
设计中心

回到原点: 设计能为保障房做什么

保障房无疑是中国当下热词。今年4月底挂牌成立的深圳市城市设计促进中心,接受深圳规土委委托,开展保障房设计创新研究,这无异于接过“烫芋”、趟入“浑水”。 Google一下保障房,有2.15亿条。最显赫的数字是,今年保障房开工要达1000万套,5年新建保障房3600万套。折算下来,需建25亿平方米房子,占地1千平方公里,投入5万亿人民币,容纳1.25亿人口。最多的疑问是:资金、土地和分配。 再Google一下保障房设计,有6.18千万条。头条报道北京5项提升保障房设计水平措施,其一是“定期组织参与保障性住房设计人员的建筑美学、建筑艺术专项培训,增强行业单位参与保障性住房设计的责任感”。仅接着另一篇文章可能解释了原因:“北京绝大多数保障房地理位置偏远,户型设计单一,交通不够便利、周边配套不健全的问题普遍存在。” 针对这沸沸扬扬大干快上的保障房,设计能做什么呢?设计中心5月份刚刚举办过的“人民的建筑”谢英俊建筑实践展览,给出一个“互为主体”的社会学/哲学上的启示,即是要追问设计的“他者”。讨论保障房设计,同样的问题是:保障房的住户是谁?他们在哪里?他们的需求是什么?已经入住的保障房和用户又存在哪些问题? 要设计好“人民的”保障房,设计人员不仅仅是要培训所谓的美学、艺术和增强责任感,而且首要的是去寻找和调研人民用户,探索与人民用户沟通互动的方法。北京绝大多数保障房的问题, 其原因显然不是组织设计师美学艺术培训能解决的,而是应该寻找用户主体并与其互动的问题。 其次是重新审视现有的已经完全围绕商业房地产服务的设计专业知识和设计方法,回到为居者有其屋而设计的原点:中国设计界还能设计出让居者承担得起(affordable)的便宜房子吗? 另外,快速实现居者有其屋固然是一个美好愿景,设计也要兼顾到“慢工出细活、萝卜快了不洗泥”这样的常识,才能实现从深圳速度到深圳质量的转型。 最后,设计能为保障房做的,除了通过图纸上的设计来满足保障房的计划指标,还能否设计制度与政策,来更好地应对资金、土地、分配、用户需求、位置、交通、配套、户型、材料、绿色技术、设计标准等等问题,从而更直接有效地实现“居者有其屋”? 因为据统计全国城镇人均建筑面积已达30平方米,深圳更是达到40平方米。还没出发,终点其实已在原点之中:人均角度地看,所有居者,原来已经宽裕地“有”其屋了。房尽其用,则居者有屋。是赶着5年内为1/5城镇人口快速设计建设增量新房,还是通过政策设计更有效地利用好已有存量房子,对于土地、能源、材料都尤其紧张且面临耕地保护与节能减排压力的中国来说,也是一个值得慎重权衡的大设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