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Categories
双年展

看不见的城市:深双十年九面(1000字摘要版)

看不见的城市:深双十年九面 Invisible Cities: 9 views of UABB by 10 years

分类 Categories
双年展

穗深港三城双(三)年展?

昨天周六到广州的省美术馆看第三届三年展。“与后殖民主义说再见”,主题比较学术高深,句式也很是肯定自信。一个下午看下来,没看到后殖民主义的背影,也没看到如何告别或者是告别之后如何。当我脚酸腿软躺在珠江边的石凳上发呆,在音乐厅餐厅坐下回想,却只能得到一些片断式的印象,比如:上届之后再次出现的大芬村油画题材作品、古巴华裔题材的影像与装置、吴山专从北京去香港却从各地机场一路中转直至绕地球一圈的行为艺术、刘小东的青藏组画、探讨种子随历史事件的传播、黑色画框与吊灯的光明灯系列、用文革宣传画做天顶壁画的拉丁十字帐篷式教堂、用吉普车轮胎当滚筒从北京到广州一路在马路上滚印关于成功与失败标语、一个泰国人整理的深水埗记忆……当然还有更多让人无暇留下印象的录像投影。 其实我有些搞不清后殖民主义的后是反/新殖民主义还是什么东方主义。我知道的是中国现在做主的几代人,虽然经过国家对殖民与帝国主义的批判和肃清,但一不留神他们又热烈地主动被殖民:比如各地风行的白宫国会山式的政府办公楼、有西洋柱式的海关法院、上海外滩式的金融大楼、起外国地名的建筑楼盘、豪宅里的假壁炉…… 馆长王璜生解释这个主题不是什么宣言,也是重在提出问题,能引起大家的纳闷和质疑也就达到目的。 其实三年展是顺便来看的,此行的主要目的是通过中间人的牵线和王馆长见见面,聊聊2011年的第四届广州三年展与那年的第四届深圳双年展、第三届香港双年展相互联动的可能性。这年头双/三年展泛滥,时兴联动,像今年上海光州台北新加坡等几个城市双年展一起搞的“艺术罗盘”计划。穗深港若能够联动,不仅仅是时间上,在空间上,所关注的问题及主题上,应该可以有更实在和内在的关联。而且2011年正是广州亚运会和深圳大运会之后,两个城市的城际快速轨道将会连通,沿江高速、新的跨江铁路和公路也都实施,珠三角的一体化可以通过这些区域性的基础设施,以及联动的艺术城市建筑展览来体现出来。 即使没有联动,加强串门都有益处。至少我觉得广州三年展有固定场地和机构,其规范化方面是值得深圳学习的。

分类 Categories
双年展

寒冷展馆中的论坛

前日到双年展拍点照片,居然吃了闭门羹。保安说因为临时停电,所以就关了,真是奇怪。 昨天是去年南方都市报年度思想家贺承军组织深圳思想家到现场论坛,拉我去导游和捧场。嘉宾有金心异、王绍培等十来个人。 大家从“城市再生”聊到市民在城市更新中的角色、物权法、社会空间、个人的建造故事、深港关系的杨过与小龙女妙喻、罗湖的再生焦虑、消费时代与消费文化,等等。 我觉得如果提前半年策展人能听听这些本地的思想声音,还是很有帮助的。 其实论坛也很简单,双年展真应该像香港的“城市论坛”,每周都有市民聊天会。

分类 Categories
双年展

平行空间论坛

12号周六参加伦敦大学金史密斯学院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司科特·拉什stco lash(雷思泰)、金史密斯学院城市与社区研究中心主任迈克尔·基思,伦敦大学、以及中国通陆泰来共同组织的《平行空间论坛》,非要我也上去讲点什么。但我一直不知道他们将如何聊公共空间、城市空间和媒体空间三个环节的主题,所以也就无法准备。直到在展场论坛现场,和刘珩、姜珺说起,我才打算就聊聊我作为一名规划管理者自发关注的问题,并临时打开电脑凑成一个ppt:我关心城中村这样的自发建设现象,乃至像陈老太这样的个人建房的事情;当然我也关心经过规划的城市所呈现的汽车优先尺度过大缺乏人性的问题,因此像通过华强北改造来改变道路过宽街道缺失的问题;还希望通过“新光明城市”的探索寻找新的城市规划理论方法;最终关心的是规划制度问题,希望简化规划体系,制定城市与建筑设计标准准则,提高规划的规范性和效率。 发言的还有刘珩、廖维武、刘晓都、Map office、乐正、杜鹃、李翔宁、Margaret Crowford、朱亦民、冯原、姜珺、胡坊、吴珏辉等,绝大多数都是英文,挺热闹的,只是我英文差,有些郁闷。

分类 Categories
双年展

香港双年展开幕

香港深圳双年展9日开幕了。特首参加,体现了特区政府的支持。香港双年展能办起来,其中的艰难,只有港方组委会、策展人知道——他们募捐到的经费甚至比深圳少,人工比深圳贵,甚至雇不起专业清洁工,都是参展作者和策展人自己动手。展场室外用竹子和施工布搭建用于营造气氛的大型装置作品,最后没钱了,还是通过深圳组委会的牵线搭桥由深圳卓越集团赞助的。他们在经费少时间紧的情况下表现出开拓进取的意志和速度,完全不逊于深圳。在香港中区警署和监狱展场的布展还受到文物保护方面的制约,钉钉子不行,挪张桌子也酿成风波。我觉得那些监狱场景中搞些吃喝的服务肯定深受欢迎,没想到也受到政府公益场所不可经营的限制。总之,人家也很不容易呀!港方组委会的人很激动来邀我合影,说感谢深圳的带动和支持。中间她们甚至对展览没有把握,夸张说都不敢见我。我也很兴奋,为香港有了和我们同样的展览而高兴,也祝贺杨丽芳、王维仁所分别代表的港方组委会、策展人团队的辛苦终于有了成就——这可是在开创香港城市建筑的一段历史呢! 记者问我两个展览的比较,呵呵!我都没时间看,人又多,得下次来好好看了才能说。

分类 Categories
双年展

双年展的再生

还是很奇怪这么大的展览给我们整出来了。现在都统计不全到底有多少作品,对外讲是一百单八个,实际将近一百四十。策展方说原来的预算内发出的邀请是估计有些人不来的,最后却差不多都来了。 观众也很踊跃,9号一天就有六七千,这两天也不少。今天上午还有一班幼儿园小朋友手拉手排着队由老师领着参观双年展。B10主馆里声光电画,模型卡通,让小朋友看得津津有味——这么小就如此开眼界,用句俗话说:这代人不会输在起跑线上了。他们在家门口看的,连荷兰人都稀奇,特地在荷兰组成二十多人的参观团,不远万里昨天来参观双年展。他们应该是为明年的荷兰建筑设计展而来,首届双年展就为荷兰、加拿大的一些有关中国的展览提供了资源。这年头中国城市化和建筑活动越来越受关注,欧美的展览如果少了中国似乎就少了国际性。 “城市再生”的主题估计触动了无地建设最近又被总体规划的中心圈圈所忽略的罗湖区,周二就派出办公室主任跟我们联系,昨天区五套班子来参观双年展。最新的光明区管委会也不甘落后落后,领导班子也要来集体参观。更不用说正好来访的香港规划署、广州市规划局、芜湖市党委…… 这可没有料到,展览是给折腾出来了,可接待讲解的任务也随之而来。我们也不能说不要票随便参观好了,毕竟人家拿着公函来。下次去威尼斯看展,记得也给他们提前发份公函去。 比起国外,我们真正的差距不在策展和表达上(用今晚“第一现场”采访到的荷兰教授的话来说,这是一个可以和威尼斯媲美的展览),而在管理上。威尼斯、卡塞尔都买门票、要求存包、作品有义工看护讲解——卡塞尔二十万人不到的小镇,也不知道那儿弄来那么多义工。他们基本上一个作品跟前配一个义工。我们昨天也做了义工动员和基本培训,排到每个展馆一天也就两人,保安一层楼也是两人。所以开展不到一周,我知道的问题如下:丢失投影机一台、手提电脑一台、布展人手机一部、播放器若干、播放碟和展示书若干、酒若干,作品有悬挂大气球因观众推荡被旁边烟感器喷淋头戳瘪若干,光明垂直城市玻璃模型被掰掉若干,土楼模型丢失一个,西安美院所画街道各种井盖因为过于写实并置于地上屡屡被踩。直到今天所有影像作品播放设备开关问题还没有统一移交解决。 我想我们也陷入我们所批判的一些状态,缺少“之后”的预见性和相应制度。比如遍地厂房开花的工业“之后”(廖维武、798、上海雕塑中心、西安纺织城等作品涉及),采矿“之后”(伦敦来的作品“绿色城市”涉及),二线关“之后”(上届台湾季铁男“长城计划”及这届欧宁“二线关”涉及)。我也常常提到奥运会“之后”、大运会“之后”、大芬村美术馆“之后”、深圳当代美术馆与规划展馆“之后”的诸多担心,但是我们正好也陷进全力以赴的开幕“之后”的管理维护服务等问题中。 看到这些作品就这么堆放在一起,没有人、没有提示、没有隔离警戒线来保护,像蹩脚的地摊货摆在观众面前。我想如果我们的展示方式都没有为作品提供足够的保护和尊重,观众也就少了敬重之心。 所以是时候彻底考虑双年展的专门管理运作机构了,而不是搞到钱请了策展人就万事大吉。展览可以没有根据地,可以打运动战,但必须有正规军,而不是靠游击队和志愿军。 展览的报道正在消歇下来,而我积累的疲惫却日释日多,好盼望也能够有个消歇。那晚老马给我发了个短讯:“人生苦短,再生无限。” 这倒是提醒了我,除了城市,人生也得考虑再生问题。

分类 Categories
双年展

双年展中

下午双年展秘书长召集几方人马在展场咖啡厅协调开展以来的问题,理顺展览期间的管理机制,落实展览期间的维护管理、讲解服务等方面工作。 针对“公众看不懂”的老大难问题,我建议每个作品还是将其海报贴在旁边,再附上策展人简评,并留块空白地给公众留言。尽管这次能争取到出版物开幕前发行,辅以各种导展地图和折页,还是不够,需要同时加紧做一份小导展手册给义工和公众。年关将至,双年展明信片和贺年卡也会比较受欢迎。而我建议的双年展花布,除了开幕式用来做台布,好像还没有在其它场合出现。 昨天论坛也谈到双年展场地问题,是老在游牧状态还是要定居下来?杜鹃建议用流动的方式来不断影响各个城区的发展,也是一种永远将双年展和城市发展保持同步互动相互介入的一种方式。但是,老处于这种漂泊状态,其实很辛苦,非标准和固定展场带来的挑战和巨大的工作量是经历过两次漂泊的我不堪细说的。矛盾还在于:策展人和主办方的职责分工界限到底在哪里?像这届将作品运输、布展、参展者接待都打包给了策展方,专业媒体宣传打包给了〈城市中国〉,主办方倒是省事了,但还是出现了一些媒体、作者接待不周的问题,最终还会影响双年展的口碑。昨晚专业评论家i-fang的批评就让我很担心,上届他应张永和邀请,评语是“一次有品位的娱乐”,这次呢? 所以这届下来,应该整理一本双年展办展手册,将双年展的所有事务、角色、分工、岗位、操作都要好好归纳总结,不能每次都是新班子新人马摸着石头过河,在战争中学习战争,这样成本太高太辛苦。 这两天的报道还是比较多。难得晚上坐电视机前,居然错过了央视新闻360关于双年展的节目,只好等到深圳都市频道的〈第一现场〉,才第一次看到电视屏幕上的双年展。其实即使我天天在现场,都没好好看过所有作品。所以通过报纸电视,还是能够丰富认识双年展的视角。

分类 Categories
双年展

开幕100%=双年展50%

前天文化局派出的稽查队在双年展上捉出的虫子不少,辉煌战果报到政府高层。 主管副市长和政府副秘书第二天早上亲自到场再视察这些虫子:包括作品One City纯英文说明中发现耶路撒冷隔离墙这只可疑虫子会不会危及以色列和阿拉伯对我们的关系?作品OutSouces提到宗教医疗实验的外包是否会有人不高兴?作品海峡地图志里因为涉及太多海峡两岸的研究分析图,像夏天的凤凰木成了虫子重灾区:昨天提到的两岸旗子、名字不能并置的图板拿去修改了,剩下残缺的图板中,仔细端详每一张草图示意图,又发现了一些问题。 肤色地图作品的女作者像丢了孩子一样慌张地找人求助,原来她布置好的肤色地图不见了,来来回回检查摘图的年轻人也无沟通解释。后来了解到原因是上面示意的全球地域中并置了China和Taiwan。女作者很无辜地解释资料来源,最后也只能服从我们这边的解释,直到晚上的音乐派对还闷闷不乐。后来从规划院增援的英语人才又揪出了一些可疑犯。 晚上开幕式除了没来得及播放暖场片双城之香港、以及双语之后显得略为冗长之外,一切都很顺利,连开幕前一小时到达现场备课的许戈辉也发挥得不错。贵宾们跟着策展人穿行展馆中,五光十色人头涌动的场面洋溢着成功的兴奋。 领导说过,办好开幕式就是成功一半,所以开幕100%=双年展50%。这个公式也可理解为:一个官方开幕式耗去了双年展筹办50%的精力。 今天一大早还要赶去深大参加分展场开幕和绿色科技讲座。然后来到热闹如超市的展场,再赶赴一个同事的婚礼,然后回到展场参加与台湾策展人和作者关于旧厂房做艺术园区的论坛,然后是晚上的答谢晚会。 开展第一天逐渐收到关于路牌指示不清、媒体接待不周、作品说明不明、管理职责模糊、义工培训缺乏等问题。准备明天开会解决。已经累坏的筹办方策展方刚想松口气,看来又须努力了。

分类 Categories
双年展

双年展70%

双年展就在这周末。如果说展览布置和准备往往取决于最后一周的话,这一周过了大半,展场布置也差不多过了大半。 周一周三张罗记者爆料,希望能热炒双年展。次日能看到一些零星报道,如展场照片、上届新书、这一届自行车,等等,但热度显然不够。媒体的心思还是很能猜啊。 这一周政府力度在加大,周二副市长副秘书长进行了各部门工作存在问题(港澳办、交通、海关)的协调,周三开幕式政府总指挥视察现场,晚上副市长带队看开幕式样片。周四市长开会发话:精心组织、强化理念、培养品牌、办出特色,并特别指出这个展览不仅仅是关于建筑和城市规划的展览,其中渗透了文化、艺术、生活方式的追求,是一个探讨未来先进城市建设与生活理念的国际平台——应该说这些理解和概括很到位。 昨晚一伙人看到上届素雅的书,这一届强烈的书,还是很振奋。对贾樟柯的片子也基本认同(后来才告诉我们,前两天看到的不是真正样片,仅是简单连接)。70%的展场参差不齐,也没有任何人知道所有作品形成的概貌,但我还是看到一些至少表达上不亚于卡塞尔威尼斯的作品——这令人期待。更有价值的是那些适应深圳速度和低成本控制的设计,比如杜鹃特别向我展示的书店、咖啡店。 听说查丽和李查为展位的分配差点打起来了,光明的展位也要改变,看来策展差错带来的麻烦够大的。 近3点多才能离开办公室,上司和同事都是如此,甚至更晚。虽然比上一届的抓狂来说这届已经很有序了,浑身疲惫地躺下时我还是盼望:快点开幕吧!让这一天快点到来然后过去吧!

分类 Categories
双年展

双年展未知数

前两天一个人在家先看了开幕式导演寄来的片子。两个侧屏要放的是深圳和香港,主屏则是大同、汾阳、北京。五个城市基本都是一种角度(边缘景观)、方式(定位摇拍)和节奏(缓慢),虽然能使我静下来,但很担心开幕式上的人是否有这种慢心情来欣赏。 今天和领导等很多人一块看,大俄都有同感。我预期那种三峡城市死与生的超现实大场面也没有,侧屏与主屏在内容、节奏和音乐上的对比反差也没有。为了尊重导演作品的独立完整,建议作品在场地侧屏放,主屏在更大范围的素材中剪辑成一个更短的集锦来播放。 当晚这一意见遭到了贾樟柯的强烈反对。他说我们看的还不是样片,他已经调整了节奏和音乐。如果对他没信心就不要播放了,再剪一个他肯定不干。 南方都市报周六的深港专版用了5个版面来讲双年展。其中对上届的回顾是下了功夫,至少记者把给的纪录片看了一遍,将里面的评论摘了下来,还访问了欧宁。报纸用欧宁的话做了大标题:如此先锋的双年展并没有被深圳好好消化。说得很好,确实如此。 因为其他报纸没有双年展踪影,我有点急,希望办公室从下周起,每天召集记者报一些料,比如双年展已经上街的抽象宣传品能不能通过报纸作些通俗具体的解说、双年展自行车出来了能不能专题推介这个计划、上届的书出来了能不能跟媒体及深圳文化届做个介绍、开幕式能不能透露点片花吊吊胃口……这样下去就能撑到开幕都有双年展消息。 周六去展场转悠,顺便带儿子去看侨城的设计展。那片熟人真多,碰到何香凝的馆长和冯博一几个,还奇怪我比较悠闲的样子。也许他们觉得我还应该像上一届那么焦头烂额的样子吧? 确实还有很多事没理好,开幕式场地、流线,论坛,宣传……又有作品模型卡在海关了,又有作者补贴不够了,策展团队署名有疏漏了,纪录片费用上涨了,唐英年不来参加典礼了,领导要听汇报了…… 希望总会有分工将这些事情解决掉。我最没底的,其实是没有任何人看过的所有作品的呈现效果及其构成的展览水准。展场这两天摆上来的作品,只能说未见全貌、参差不齐、有喜有忧。Domus的编辑在侨城碰到我问起深圳双年展评论的事,我只能告诉她:写上一届的还有点儿把握,这一届,还是未知呢!